隨著人民幣對美元即期匯率跌破「7」關口,美國財政部部長努欽在美國總統川普的支持下於8月5日宣布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此舉為美方單方面行為,是一個不合理的舉動,也是一個具有鮮明政治性的決定,美方武斷性的向中方表達了它的不滿情緒。

美國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 不符合美財政部自己制定的匯率操縱國的評判標準,是主觀的單邊主義行為。其主要依據的是《1988年綜合貿易及競爭法》,而不是《2015年貿易便利化和貿易執法法》。兩個法案對匯率操縱國的定義和認定標準並不相同。

主要的不同點在於1988年法案滿足兩個條件即可判定為匯率操縱國,而2015年法案需要滿足的3個條件,中國只滿足了其中一條條款:與美國雙邊貿易順差超過200億美元/年。

此外,美方還單方面加了兩條標準,一是指中國有意貶值人民幣,二是針對中國銀行8月5日對人民幣貶值的聲明,指責中國央行操縱匯率和人民幣貶值的錯誤行徑。無論美方主觀判斷的這兩條的背後依據是什麼,川普對中國內政的操縱已顯而易見。

在2016年總統大選上,川普不止一次公開指責中國私下操縱匯率,並聲明如果他能如願競選成功,會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川普也多次在推特上指責中國和歐洲進行「匯率操縱」的遊戲,他強調,當美國繼續對中國增加關稅時,中國「有意地」降低了人民幣匯率。

川普這一系列對中國的指責說明了他把匯率當做與中國貿易戰對峙的一種工具,他希望人民幣貶值,以此來讓中國進口更多的美國產品。美方的這一行為是不尊重國際貿易市場的舉動,是川普肆意擾亂中國內政的表現。美國方面的舉措嚴重的破壞了國際上的貿易法則,對全球的金融發展有著非常負面的影響。

中國並非故意操縱匯率,中方一直尊重市場供應,人民幣匯率的浮動是由市場供求決定的,而不是人為的操縱匯率的變化。從今年8月開始,人民幣匯率一定程度上的貶值主要是由於中美貿易戰的摩擦和全球經濟的變化所產生的波動的直接反應。中方一直努力維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的水平上,甚至在全世界的兩次金融危機中,中國也堅持自己的原則,保證了全球經濟的復甦。

作為負責任的大國,中國堅決反對具有強烈競爭性的貨幣貶值,更不會將人民幣匯率作為一種手段來抵制美國以及貿易爭端。

中美之間的金融衝突並不是所謂的金融戰,這和金融戰有著質的區別。如果和俄羅斯做比較,盧布的貶值並不是唯一導致俄羅斯經濟一落千丈的原因,美國主要誘導俄羅斯進行金融的自由化,利率和匯率完全由市場來決定,央行起到了很小的作用,然而俄羅斯卻不能完全適應這種金融的自由化。美國還通過一系列手段用幾億美元買走了俄羅斯的大部分國有企業,俄羅斯至此失去了大部分的經濟來源。80年代金價的暴跌加快了前蘇聯的解體,使富人一夜之間都變為窮人,國有資產變成了債券也導致了前蘇聯經濟的迅速下滑。

比起俄羅斯,中美的金融衝突並不能算得上是金融戰,中國應據理力爭,在美國的抨擊中堅持原則,積極面對中美貿易爭端。央行應繼續改善和完善匯率機制,增長其韌性,控制匯率的雙向浮動,保持人民幣在國際貨幣體系中的穩定地位。(作者關照宇、韓雪舟分別為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副研究員、實習研究員)

#金融戰 #人民幣匯率 #貿易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