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期海峽兩岸文化體驗營開營了,我是在朋友圈刷到了這條消息。我的許多老朋友,曾經一起參加第五期、第六期的大陸、台灣兩岸的好友,《旺報》的師長們,北京師範大學的師長們,都在分享這次西段長城之旅的消息。此時,我正在遙遠的地中海,因為學術實踐走訪希臘與意大利,站在愛琴海邊,回望著東方,我好想已經看到夥伴們在嘉峪關、在敦煌、在長城上高談闊論、自由嬉戲的場景,我的思緒也從地中海拉回了大西北,也從2019年回到了2016年。

我的兩岸情緣

結緣兩岸文化體驗營,是一個偶然的機會。朋友在北師大人文宗教研究所的公眾號上看到了第五期雲南少數民族之旅的招募信息,他看到我從台灣回來以後寫的幾篇文章,便推薦給我,讓我把寫台大的文章投過去,報名那次去雲南的體驗活動。我至今仍記得那篇台大的文章,在結尾我寫道:「無論是誰,大概心中都先裝了一個台大,然後坐在醉月湖邊,在椰林大道上,在社科圖書館聽我盡情傾吐這首冗長的詩。我就在這裡,告訴大家,寫給大家,這首關於台大的詩。」

正是這首「詩」,這篇文章,開啟了我和體驗營長達三年的特殊情緣。

2016年夏天,在經歷了兩次轉機,大陸一行十五人終於在夜晚抵達了普洱市。那是我第一次參加這類體驗營活動,現在回想起來,來自兩岸不同背景、不同見識的青年學子在那個夏天在茶馬古道談玄論道,小到八卦新聞,大到兩岸局勢,真好似一個活動著的「烏托邦」!體驗營結束後,我寫了《兩岸青年滇南漫記》一文,記錄山中充滿機鋒的自由辯論,記錄那大山深處曾留下的歡笑聲。

雲南的夏天結束了,而屬於體驗營的「夏天」才剛剛開始。我又緊接著報名了第六期在台灣舉辦的原住民體驗營,中途雖然經歷了一番波折,最後還是在隔年夏天得以成行。我作為種子營員,回到了曾經生活了大半年的台灣。從雲南走到台灣,雖然身邊的夥伴換了一批,但體驗營還是營造出家一樣的感覺,回到台灣,我也像是回到了在台大的日子,和台灣的師長們、朋友們沒有芥蒂地交流,比較兩岸少數民族、原住民的同於不同,在山線夜聊,在海線暢想著太平洋上原住民的傳奇。

我參加的兩次夏令營,都有著相同的感受:學術性與趣味性共存,良好的組織安排與自由的討論交流共存,短期體驗與長期友誼共存。兩次體驗營,我都將自己的看法與感受發表在《旺報》上,也吸引了許多和我一樣的青年朋友報名體驗營,光是和我交流以後報名體驗營並成功被錄取的學弟學妹就不下五人,「我手寫我心」,文章好似我的兒女,是我真情流露的產物,他們在文章裡讀到了那種真實,那也是我最希望傳達的力量。

兩岸的未來在青年

而我也在體驗營的活動中深化了對兩岸關係尤其是兩岸青年交流的認識,並形成了自己的看法。2017與2018年,我連續兩年參與了北京大學組織的兩岸四地青年論壇,把我對兩岸青年交流的看法分享給陸港澳台四地的夥伴們,我一直堅信,「兩岸的未來在青年」絕不是一個簡單的口號,而需要每個參與其中的青年朋友認認真真去付出、去實踐。

如果說參加體驗營本身是兩岸青年交流的機會之一,那麼如果我們拉長時間間距,在兩年後、三年後再回過頭來看體驗營,又構成另一種交流的視野與場域。這三年來,當初還在象牙塔的朋友們有的升學,有的工作,但大家仍然以自己的方式關心著兩岸,關心著這件「很小的大事」。如今,我在體驗營認識的夥伴們分布在世界各地,在大陸、台灣、韓國、美國、英國、新加坡等等,持續地分享著各自的見聞,分享著自己對變動世界的最新觀點。台灣的夥伴如道萍、Lily,他們好些來到大陸繼續讀書,我們依然有機會見面,聊天的時候又像是回到了雲南的大山裡。

聚沙成塔聚少成多

這三年,我觀察身邊的朋友,也觀察著我自己,我發覺,對兩岸的觀察有時需要我們跳出兩岸地理的局限,跳出各自專業的限制,放置於更廣闊的世界格局中,並帶有一種更普世性的世界精神來看待今日的兩岸。這使得我們並不在局限於兩岸間的某一政治、經濟、文化事件,而看歷史沿襲、看未來趨勢,這恰恰是體驗營這五年來堅持做的事情:回顧兩岸傳統(比如長城文化之旅、原住民文化之旅),著眼兩岸現在(比如志工文化之旅、文創之旅),展望兩岸未來。我一直建議五年來十一屆營員能建立起有效的通訊、聯絡機制,在各地的營員們就像是校友一樣,可以隨時又坐在一起,分享自己最新的見聞。

去年我第三次回到台灣,參與徵文比賽的頒獎典禮。當時我說「兩岸青年是聚沙成塔、聚少成多般的努力」,如今我依然相信自己曾說過的話。我們身處在一個動盪的世界中,兩岸局勢是國際局勢的一個縮影,在大的時代潮流中,如果我們認定個人的際遇就只能如一葉扁舟般隨波逐流,在未來,我們將期許一個怎樣的兩岸關係呢?未來我們的兒女們,我們的子孫後代們又將如何評價我們?在未來尚未到來以前,在歷史還沒有給出答案以前,我們必須繼續行動。

雖然我沒能參加這次的西段長城文化之旅,只能在愛琴海邊回想著自己過往參加體驗營的經歷,但我卻感覺自己從未離開這個大集體。看到營員們在團裡吟詩作對,看見大家曬出的長城美照,好像我自己也去大西北實實在在地走了一遭。所以我常和我的朋友說,即便今天兩岸的關係有著許多不可控的因素,但我依然樂觀。我的樂觀與自信不是盲目的、虛妄的,而是我親眼所見、親耳所聞、親身經歷而得來的。

去兩岸的未來看一看

這愛琴海的微風,可曾吹到西域?可曾吹來我所有的思念和話語?讓我們再回到三年前的那個下午,我依舊會打開那篇推送,將我給台大的寫好的那首詩寄到《旺報》的郵箱,那是一個美妙的邂逅與開始,是一個不斷繾綣著的牽掛,是一個讓我萬分慶幸的決定。所以,朋友們,再和我唱一次哈尼族的情歌吧,再和我看一次台東的日出吧,再和我徹夜夜聊一次,再和我酩酊大醉一次,和我一起走啊走啊,去到那屬於咱自己的兩岸的未來看一看。

(葉駿/北京清華大學碩士生)

#兩岸情緣 #愛琴海 #兩岸大學生 #文化體驗營 #長城 #兩岸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