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日前在上海的新一輪談判沒有建設性進展後,川普總統決定對北京施壓,預計自9月1日起對總值30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品加徵10%關稅。2018年美國總計從中國進口價值5396億美元商品,今年美國從中國的進口預計較少,但算上先前已加徵25%關稅的2500億美元中國商品,基本上形同所有的中國輸美產品都遭遇前所未有的關稅制裁。

接著人民幣貶破7的關卡後,美國財政部於8月5日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川普政府的大動作,讓各界相當震驚,有人認為貿易戰將會擴大為貨幣戰;亦有認為因為中國大陸自美國進口商品總值不過在1200億美元之譜,關稅報復的籌碼不多,所以會進一步以貶值人民幣來反擊美國。

美國財政部自2013年起,每年固定在4月與10月會公布《美國主要貿易夥伴總體經濟暨匯率政策報告》。今年的報告遲至5月23日才發布,等於回到2013年之前非固定時間公布的情況,是否另有\考量不得而知。且今年5月的報告有關美國貿易夥伴是否操縱匯率採用新的標準,原先3套衡量標準的第1條:對美國有顯著貿易順差,至少200億美元維持不變。但是第2條:特定國家的經常帳順差盈餘占觀察期間的GDP比重超過3%,已改為2%。第3條:持續性單向進行外匯市場干預;淨買匯金額占GDP比重維持訂在2%,但觀察期間從原來的1年期有8個月,縮減至6個月,意味標準越來越嚴格。

然而貿易戰開打後,無論是今年5月的報告,或者是去年兩份報告,都不足以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因為中國頂多違反第1條規定,對美國有鉅額貿易順差,但經常帳盈餘比重降至0.5%以下,顯示中國大陸的經濟結構已經逐漸降低對外需市場的倚賴。此外美國財政部報告顯示,中國在去年與前年的單向干預竟然是以賣匯為主,企圖鞏固人民幣的匯價。背後原因是過去兩年美國聯準會總共升息7次,資金從新興市場流回美國。北京雖然嚴格管制資本,但中國也是新興市場,所以也必須設法因應。

美國財政部報告也引用國際貨幣基金(IMF)的研究,該研究證實美元在2018年過度高估,所以是美國貿易赤字發生的主因之一。白宮最有興趣的應該是IMF列出的貨幣低估國家,不意外的發現人民幣是低估的;然而卻也同時指出在2018年有其他6個亞洲國家,其貨幣低估幅度大於人民幣。這6個國家依低估幅度由大到小,分別是新加坡、泰國、越南、馬來西亞、日本、南韓。因此如果美國下一步要聯合IMF對中國做出制裁措施,那麼北京也一定會引用該報告來駁斥。

資金外流是所有新興市場的夢魘,中國也不例外,所以貿易戰當不至於擴大至貨幣戰。

(作者為台灣經濟研究院研究員)

#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