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台銘的幕僚劉宥彤暗示韓國瑜是「福委會主委卻想當CEO」。先不談韓是否為郭陣營口中的「福委會主委」,這席話,形同是打從心底藐視台灣社會珍貴的階級流動現象,暴露金字塔頂端者的傲慢。

自由民主社會可貴之處,在於人人可透過力爭上游,爭取階級流動,進而發揮小我影響力,帶動大我的團體與社會,朝向上、向善方向邁進。

就因如此,陳水扁可以從台南鄉間的三級貧戶,一路攻上權力之巔,擔任治理2300萬人的中華民國總統;同樣道理,身為警察之子的郭台銘,也可從與家人擠在宮廟廂房的童年歲月,一舉爬上全台首富。這類由下而上的故事,別說在台灣已司空見慣,這不也是你我人生過程的一部分嗎?

回過頭來說,就當韓國瑜真是福委會主委好了,請問,福委會主委為什麼不能當CEO?難道劉宥彤忘了,妳曾經不也是基層記者出身,還一度轉行當公關嗎?試問,若韓國瑜也尖酸刻薄說「記者憑什麼當首富發言人」,妳是會欣然接受,就此告罪請辭?還是說,妳真是打從心底認定社會不該再有階級流動的正向循環?

我們寧可相信,劉宥彤這席話純屬個人失言,並不代表郭台銘。否則,老百姓聽見後應該會很慶幸,好在國民黨初選期間,沒讓有這類極端想法的陣營有機會掌握國家機器。

只是,郭台銘確實也應當藉此機會思考,面對發言人一連串句句帶刺的發言,對泛藍整合到底是加分,還是扣分?假若未來真是整合無望,郭董與柯文哲結盟脫黨參選,那麼,讓一位整天含著酸梅的發言人代表你四處開戰樹敵,對總統選情應當也不會是好事吧。

#階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