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兩黨初選結束,民進黨那邊塵埃落定,國民黨這邊跑來龍套插花,搞得好像一團亂,根本三國之中再來三國。這個其實不意外,國民黨很不習慣「程序正義」,對於初選結果的不接受,根本司空見慣。柯文哲想要在民進黨那邊搞風搞雨,沒有半點機會,想要真的演韓蔡柯三國,只能從國民黨下手,誰讓國民黨沒有「團結DNA」呢!

2020大選想三足鼎立,柯文哲得要整合國民黨內的反韓支持者,實屬必然。但柯文哲、郭台銘、王金平三人想要整合,難如登天,卻又是唯一的選擇。不過,我個人來看,這個整合幾乎看不到成功的可能性。除了王金平一貫的柔軟,容或有妥協擔任副手的可能外,柯、郭二人,實在難以整合。原因就在個性。

柯文哲和郭台銘都不是屈居副手的樣子。柯文哲又組黨又一副共主模樣,甚至大剌剌地說:「當副手不如繼續擔任市長」,所以擔任台灣民眾黨的總統候選人,捨他其誰?但鴻海霸主郭台銘,身家不凡,又自許為國民黨忠貞黨員,一旦和柯文哲合作,叛出國民黨,恐怕自傷七分。

郭台銘之所以能夠贏得相當數量民眾支持,靠的是支持者認為企業家執政能夠突破不景氣的枷鎖。簡言之,是對郭台銘未來引領台灣經濟轉型發展的浪漫想望。這個,只有擔任總統才有可能。以郭台銘的全球霸業,習慣令出必行的決策模式,郭董有什麼理由去擔任柯文哲的副手?郭台銘現在就是一個「不甘願」,還沒能接受初選失敗的事實,總想著要逆境求生。等到郭台銘的情緒平復,他就會看見柯郭王整合不過是替柯造勢,等著他的不過是一個無實權的副總統而已。

為了一個雞肋般的副總統名位去和柯文哲合流,除了自己掏錢出來幫柯文哲選舉以外,哪還有什麼好處?要當冤大頭,也不是這樣幹的。更別說郭台銘如果脫黨參選,馬上受傷的就是他過去刻意塑造出的「忠貞黨員」形象。票源還沒開拓出來,先自損一萬。所以只要郭台銘還有一絲清明,能夠理性地看待政治,他最佳的選擇是蟄伏4年後再來挑戰。如果因為看衰蔡英文,而把本屆選舉看成天賜良機,非要出來拚個勝負,那就太蠢了一點。

柯郭喬不攏,那是一點勝選機會都欠奉。既然如此,除非柯文哲的「失業危機感」太重,重到願意放棄角逐總統大位,否則柯郭配又怎能成局?道理甚明。既然如此,郭辦為何還是發出曖昧不明的聲明呢?個人觀點是郭董真的要踏入政治圈了。

政治這碼事,有人天生擅長,譬如柯文哲,緊緊抓住潮流風向,引領風騷。看他的「五大弊案」,雖然一件也沒成,但政治收益早已落袋為安。但也有人真的是政治小白,譬如郭台銘,天真地以為憑藉自身優勢,進場就能坐莊。可惜事與願違,初選慘遭滑鐵盧。

從一個局外人的角度來看,郭台銘在人生這個階段,還有什麼可求的?還有什麼能夠實踐的夢想?論事業,鴻海帝國赫赫有名。論財富,他還需要更多的錢嗎?到他這個階段,無非留名成就事功。此番受挫,相信他也知道涉足自己不熟悉的領域,總是要繳學費才有機會成長熟練。學費繳了,又別無其他,繼續走政治路,順理成章。所以此時的曖昧,可以看作是蓄積能量。引而不發的威脅最大,也最能逼迫國民黨妥協,做出承諾。如此一般,郭董替自己取得未來問鼎的門票,總好過摸摸鼻子認賠殺出,從此雲淡風輕。

為什麼我不談王金平?因為他最弱,對整個局的影響最小。而且他最容易妥協,注定被柯郭兩人妥協。既然如此,那就別多談他,反正這個局,他肯定相公。

(作者為淡江大學教授兼全球發展學院院長)

#郭台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