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花學運期間潑漆警政署的吳濬彥接任民進黨發言人,可能讓林森北路夜店圍事小兄弟心理不平衡,同樣潑漆,白道潑到警政署可以變成民進黨發言人,黑道潑漆就被警察追得要命,這個世界還有公平可言嗎?

唉!這些小兄弟,真的有所不知。黑道圍事,頂多是弄幾個錢花花,喝一些酒樂樂,跟那些裝得一本正經,幫民進黨圍事的人,完全是不同世界的人。這也是他們衝撞警察不會被抓去法辦,你們只要罵警察,就被指妨害公務的原因。

黑衣小弟去商家門口潑漆,被指責是恐嚇商家,不是因為你們是黑道的關係,而是你們潑錯地方,而且潑漆的時候不會喊口號。如果你們選對地方,一邊潑漆,一邊大叫「反對一中」,要「一邊一國」,或高叫「反服貿」,「反出賣台灣」,那麼,你們潑的漆會被民進黨政府視為珍寶。

當然,喊這些口號,只能保沒事。但如果要想升官,像吳濬彥一樣,被民進黨提拔去當發言人,還必須要有點真本事。說白點,就是要為民進黨實現政治目標做出貢獻。

或許,可以給這些小兄弟一些出人頭地的點子。看看能不能發明一種漆,綠色的,一潑出去,就會自動排出「為民進黨而潑」這幾個字,讓警察知道他們潑漆的正當性。

如果有哪些個警察還不長眼,想來抓人,那麼你們可以提了這桶綠漆,抬頭挺胸、義正詞嚴告訴警察的長官,我會去民進黨的行政院當發言人,你小心點。

#潑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