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社論》把中共代理人條款掃入垃圾堆

擇善固執是美德,擇惡固執是愚蠢。「中共代理人條款」從立意、法理到執行,都是錯漏荒謬,又可怖至極,不但未能如其標榜地捍衛台灣民主,還將動搖民主根基,戕害自由權益,若強行通過,必為台灣社會種下對立撕裂的毒果。蔡政府與其把大選前半年的精力花在這惡毒的條款上,不如懸崖勒馬,把它掃入垃圾堆,以及時停止一場政治風暴。

蔡政府計畫在《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新增33條之4,禁止台灣人民、法人、團體或其他機構為中共黨政軍機關(構)、相關團體或其派遣人之代理人,危害國家安全或社會安定。另增33條之5,禁止與中共黨或其代理人從事危害國安之政治宣傳,或接受其指示及委託而為之;及出席或參加其所舉辦或與其共同舉辦之會議,發表危害國安之決議、共同聲明或相應聲明,違者可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500萬元以下罰金。主管機關有事實合理懷疑,若受詢問人未到場、無正當理由不為答覆、為虛偽陳述或拒絕者,可處10萬元以上、50萬元以下罰鍰,並得按次連續處罰。

這項「中共代理人條款」彷彿一片龐大的帶刺鐵網,兜頭罩住了整個台灣社會,原本可以自由活動的人民,突然發現自己隨時可能被莫須有的罪名刺得鮮血直流。現行《遊說法》、《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政治獻金法》都禁止大陸委託遊說或捐款,再來個「中共代理人條款」毫無必要。蔡政府聲稱是參考美國、澳洲對外國代理人的揭露管理,但「中共代理人條款」重點不在管理與揭露,而在禁止與懲罰,其條文幾乎涵蓋任何合作、交流活動,足以讓人因擔心動輒得咎而陷入恐懼。

這根本違反了憲法對思想、信仰與言論自由的保障,學界與輿論界紛紛批判,台企聯聲明反對「綠色恐怖」,認為「中共代理人條款」含糊不清,綠色恐怖籠罩,讓台商回不了家。陸委會則回應指出,「中共代理人條款」不會影響正常的商務運作,鑒於部分民眾尚存有疑慮,未來將持續彙整各界意見,並努力與社會大眾溝通,以使修法達到「合憲合法」、「完善可行」、「明確嚴謹」的目標。

陸委會的上述說法,似乎顯示政策上有些鬆動,但「中共代理人條款」要達到「合憲合法」、「完善可行」、「明確嚴謹」是不可能的。首先它就違反了憲法對人民自由權利的基本保障,以及法律最基本的「法官保留原則」──強制處分(如搜索、羈押)之發動需保留由法官審理同意後始能執行,「中共代理人條款」卻由行政機關來執行調查、詢問與處罰,行政部門哪裡有權對人民的自由與隱私權做如此大的侵犯?

其次,它也並不「完善可行」或「明確嚴謹」,陸委會既沒有司法調查權,能去人家家裡或機關內部翻箱倒櫃嗎?蔡政府要指控別人是「中共代理人」,不能只憑主觀感覺,得要拿得出金流和委託證據來,而這需要司法調查權。到底哪些活動違法,哪些無礙,哪些主張是與匪唱和,哪些是自由意志,條文含糊籠統、包山包海,完全沒個標準,全憑行政部門自由裁奪。這無異給了蔡政府一把任意揮舞的尚方寶劍,想砍誰就砍誰,不愁找不到名目,一個民主法治社會就這樣倒退回「麥卡錫時代」,將是台灣的悲哀。

如果蔡政府強行通過「中共代理人條款」,並拿來四處追殺,結果必然是受害者不服氣,其他人嚇得膽顫心驚,鬧得社會動盪不安烽火四起。這把寶劍懸在每個人的頭上,一方面造成寒蟬效應,一方面會有更多激烈反彈與衝突,我們引以為傲的民主自由家家園將會受到前所未有的傷害。

其實,現在距離明年大選不到半年,「中共代理人條款」就像潘朵拉的盒子,一旦開啟,會引發更多也更長遠的混亂紛爭,對國家社會有害無益,在立法院審議時也必然是一場慘烈的對戰,付出的社會成本難以估計。蔡總統既自詡為台灣民主的捍衛者,就應該更審慎地為整體國家利益作考量,及時踩煞車,才是愛護台灣民主之舉。

#中共代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