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這是國外訪客與台灣觀光局曾給台灣的封號,我們也曾因此大肆宣傳。這裡所指的是,台灣有善良的人民,願意處處為人設想,對問路的人親切,撿到錢包手機會送還,相信人性本善,大家心存善念。但曾幾何時,一場場選舉下來,在政治人物的操作下,台灣處處看到的是仇恨的語言。「草包」、「菜包」、「錢包」、藍營高層背後放槍、選福委會主委當CEO、對赴陸投資的台商飲料店強迫表態等等,一時之間充分感受到的反而是「台灣與恨的距離」。其實不只台灣如此,在美中、在香港、在日韓、在英歐之間,全世界可都是恨意瀰漫。

2018年秋天,CNN的政治評論員和專欄作家莎莉.康恩,寫下了《逆轉恨意:洞察仇恨的源頭,讓善意與惡念開始對話》一書,那是在許多美國人對川普極度不信任之際,恨意淹沒了這個國家,又發生了匹茲堡猶太教堂的大型槍擊案,許多人更覺得世界已沒救了,太陽不可能再在東方升起。他為筆探討恨意的存在,想了解我們可不可以不受仇恨操控,而是從仇恨中覺醒。

莎莉.康恩因為寫作的工作關係,時常接受到惡意的攻擊,但她反而是去採訪那些網路酸民,希望深入探討:「恨是不是人性中無可避免的一環,恨真的深到沒有人能完全免疫?人怎麼能對完全陌生的人這麼惡毒?仇恨到底是如何感染整個社會?而我們又可以如何反擊?」除了網路酸民,她更進一步採訪社會極端分子。遠赴以色列、巴勒斯坦衝突頻頻的約旦河西岸地區,貼身採訪過去的恐怖分子和如今的和平運動者。結果她意外發現,那些所謂「壞人」大多是我們生活中常見的好人。心懷恨意的人絕大多數都是也會愛、擔心、恐懼和關心的普通人,連以恨之名施行暴力的極端分子也是如此。

當我們為暴力事件感到震驚時,其實我們早已散布惡意很久了,只是毫無自覺。愛的相反其實不是恨,而是冷漠。恨的相反其實也不是愛,你完全不必為了停止恨而去愛他們,也不必認可他們的看法。最後她引述李歐納.柯恩的句子:「萬物都有裂縫,光就是由此透進來的。」仇恨在我們周遭的確造成了大大小小的裂縫,但如果我們看到的不是裂縫,就能發現透進來的亮光。

南非前總統曼德拉說,「沒有人生來就會因為膚色、背景或宗教而恨別人。人的恨必然是學習而來」。聖雄甘地說,「假如你愛和平,那就要恨不正義,恨暴政,恨貪婪──但你該恨的是你內心的不正義、暴政與貪婪,而不是恨別人這麼做」。可怕的是,如同金恩博士所說的,「恨生出恨,戰爭製造出更多戰爭。邪惡的連鎖反應必須打破,否則我們就會墜入遭到殲滅的黑暗深淵」。台灣真的要這樣更恨下去嗎?面對仇恨,我們永遠有選擇,是看見裂縫還是發現亮光。讓台灣最美的風景依舊是人吧!

(作者為台北書展基金會董事)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