鬥倒、鬥垮、鬥臭是中共在文革期間,指示對付反黨和反社會主義等右派分子的手段,而台灣政壇也不遑多讓,深得「鬥倒」、「鬥垮」必先「鬥臭」的神髓。高雄市長韓國瑜以「接地氣」而非「正經八百」的形象,進而獲得國民黨總統候選人資格,對手要先「鬥臭」這位「非典型」的競逐大位者,本不難想見。

但一派文人雅士風格的台大校長管中閔,在他獲遴選擔任校長的過程中,又何曾少受過襲來的「鬥臭風」?甚至於,一向用在批示辭呈的「勉予同意」公文詞彙,教育部卻首創使用在發給聘書的決定上。自承近20年前確實抽菸、喝酒、打麻將而荒唐過日子韓國瑜,不乏有可鬥臭的「過去式」題材,更何況鬥臭的要訣只需靠部分事實,就可以推論誤導而達到目的。

日前有人以偷拍相片揭露,韓國瑜週一近中午才出門上班,以此鬥臭他「懶政」。事實上,政務官和民選首長並不執行常規性質的政府業務,而是政策的決定者,因而也無所謂上下班的時間,更無所謂加班與否的概念,任何時間發生任何與其職權有關的事情,他們都可能要負起政治責任。把用在事務官的差勤管理套在民選首長身上,就是以部分事實推論誤導的鬥臭。

然而,行政院政務委員唐鳳除了須參加的會議外,有天天上班嗎?行政院稱是「遠距上班」,銓敘部也稱這是由首長基於管理權來決定。韓國瑜是民選首長,難道部屬有要事請示時,不能夠「遠距決定」?再說,市長無法參加自己主持的會議,難道要經人事處處長及所有的部屬「准假」?

民進黨為了鬥臭韓國瑜,日前台南地區豪雨成災,卻未見他們對台南市長有任何抨擊。反而,我們看到陳其邁的「勘災秀」,再配合依既有辦法爽快地發給受災戶補助,甚至還有人「台南淹水,檢討高雄」,無怪乎韓國瑜說中央政府是「獨眼龍」。

「麻將咖」應該知道,韓國瑜說上任後未曾「打過一場麻將」,是指「三缺一」邀講好「打多大」的牌友「輸贏博弈」。日前韓國瑜遭人以相片爆料,除夕夜在峇里島度假飯店的開放式場地「打了場麻將」。但相片中的「牌咖」有青少年,又是過年守歲,以此來鬥臭韓國瑜「說謊」,未免器小。

楊秋興日前指出韓國瑜有「小三」是進行式,此對私人道德的指控尚有待證據來檢驗。然而,國民黨自總統候選人初選結束後,黨內重量級及資深人士與「外人」關係曖昧,甚至幾乎已達到了「外遇出軌」的地步。陳壽的《三國志》記載,關公曾向曹操請求於攻下城池後,將呂布部下秦宜祿的貌美之妻賞賜給他。關公也好女色,但不損其忠義千秋精神,而國民黨少的卻正是忠義之士。

(作者為世新大學兼任副教授)

#韓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