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金馬獎,大陸、香港不來參加,廈門卻要舉辦金雞獎,這形成的兩岸消長氣勢之爭,頃正瀰漫於眼前。所以很多人還沒意識到這類獎項其實都是已老徐娘,靠著政府力量勉強撐持而已。新時代、新型態的會展,早已將他們拋回歷史檔案去了。

「Spikes Asia亞洲創意節」之類的新評獎活動已同時使用中、日、韓語言,消抹了國家色彩,著眼於全亞洲。所以不會有金馬獎、金雞獎中國家角色的尷尬。

其所關心的,也不是單一產業,如金馬獎這樣。因為現在任何一個產業之榮枯均仰賴整體環境。所以要同樣關心品牌體驗與啟動類、設計類、創意電子商務類、數位類、直銷類、電影類、電影製作類、媒介類、移動類、戶外類、印刷與出版類、印刷與戶外製作類、公關類、廣播與音訊類、娛樂類和音樂類、創意實效類、醫療保健類等產業。

其中,體育與電子競技類加入了娛樂獎,以表揚融入粉絲文化創意、利用體育和電子競技的影響力將人與品牌相聯繫的創意人。新實景與語音啟動類則添加了4個獎項,以整合所有VR和實景作品。另又增加了創意電子商務獎,以表彰創意界、電子商務界、支付界的創新作品。這也從另一方面說明亞太地區是該行業的全球領導者。

這樣的獎,是不是立刻碾壓了老金雞、殘金馬?

而事實上,這只是隨機舉例,這種獎現在多得很。只是至今仍沉溺於舊議題、舊事物、老人老政圈的無腦舊傳媒,對它們還很陌生罷了。

金馬獎,是文化部推動文化事務的一個案例,其他方面情況類似。比如文化資產保護,1989年開始遴選民族藝師。選了以後,固然有薪傳獎、民族工藝獎,作用、知名度、影響力卻還比不上金馬獎。傳習和推廣,效果更是存疑。

因為技師都年事偏高,加上環境變遷,傳統藝術之使用和表演都漸無需求了;傳統工藝、工料、工序、工法、工具又受科技影響,或產生變化,或要不要保留古法,都有爭議。因此「文化資產保存」的業務若不改弦更張,也必前途黯淡。

無形文化資產(大陸稱為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當然首重保存。但在社會結構、民眾需求、審美觀點、遊藝型態全面改變的現代社會,想保存也保存不下去。故在博物館式保存之外,更需講究推廣式保存的新方法。

什麼是推廣式保存?我自己曾在北京大學成立了中國非遺推廣中心,主要就做這些事。研究如何創造性保存、如何結合學術與市場、如何整合各類非遺項目、如何延伸深入。我是類聚化、品牌化、學術化、時尚化結合起來做的。例如推廣武術,各省都做,卻都是體操加搏擊,毫無文化。我辦的掌門人大會,結合武俠小說研討會、武校校長高峰會、古武術大槍復原、儒家射禮、武俠文化產業論壇等,獨樹一幟,影響最大,採取的就是類聚型方法,並試圖品牌行銷。

在新疆特克斯,更是一方面強化八卦城之文化內涵,建太極壇、設城市展覽館、開辦世界周易論壇;一方面挖掘天山文化,舉辦七劍下天山、天山武林大會、少數民族文化論壇、草原文化體驗等活動,再則引入時尚元素,與國際連動,如國際攝影大賽、熱氣球、跳傘、滑翔翼、化妝跑步等,形成天山文化旅遊節,每年吸引大量遊客、玩家、文化人湧入。這是古典與現代時尚結合、漢民族與少數民族文化結合、學術與遊藝結合、中與外結合,不是呆呆的技術保存與傳習。

其他古琴、書法、紡織、唐卡、佛教、道教、傳統禮俗、民間信仰、城市規畫、特色小鎮各方面也都如此做。我簡稱這是「非遺+」,可以非遺+非遺、非遺+旅遊、非遺+扶貧、非遺+產業、非遺+金融、非遺+小鎮、非遺+宗教、非遺+當代藝術、非遺+學術、非遺+城市建設,千變萬化。

但方法之根本在心態、在觀念。今夕何夕,推廣文化、辦獎、辦活動,都該有新思維啦!

(作者為世界漢學中心主任)

#非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