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常我們稱呼各種負面的選舉手段為「選舉花招」,但民進黨最近密集黑韓的手法已經逾越了人性,成為無所不用其極的凶殘行為,我稱之為「選舉妖術」。

以美麗島電子報董事長吳子嘉為例,幾個月前他密集爆料韓國瑜外面有小三,而且還繪聲繪影說小孩多大了,結果韓國瑜告了他,隨後各種真實信息浮現,吳子嘉的謊言逐漸被揭穿,結果現在他就公布民調,說蔡英文的支持率遠勝韓國瑜,接著又散布說要「換韓」了,目的當然是勾引成天做春秋大夢的藍營怪叔叔,打擊韓陣營的信心。

不僅如此,綠媒黑韓好像是西遊記裡的妖魔鬼怪,張牙舞爪,翻出韓的各種資料,不是用放大鏡,而且用顯微鏡來看,一隻小螞蟻都可以描繪成龐然的可怕怪獸。韓國瑜個人捐款最多,企業捐款最少,反映支持他的多半是小市民,於是綠媒就說他「錢最多」,不符合庶民主張。在峇里島渡假過年,打個家庭麻將,也被鼠輩偷拍,於是綠媒又說韓說謊,逼著韓成天解釋,為小事忙成一團,顯得很沒有領導力和組織力,這種就是民進黨的選舉妖術。

領導能力的形象來自兩方面,一個是政策的正確性,另一個是領導的堅定、組織,以及對事務反應的能力,後者也非常的重要。一個領導人可能政策是對的,可是面對攻擊時的反應不夠周全,零零碎碎,不斷改口,形成反覆的形象,這對領導的公信力也是一大傷害,民進黨的妖術施展當然是有效的。更別說國民黨一堆投機、失意和軟弱分子,早年被黨栽培擁有頭銜和資源,現在沒有能力沒有作用,唯一的價值就是賣身綠媒,圖點車馬費,幫忙一起黑韓,真是恬不知恥!

韓國瑜要怎麼回擊民進黨的選舉妖術呢?蔡英文掌握國家機器,可以把自己的資料圈起來,外人完全無法一窺究竟,所以蔡英文的信息是封閉的,而韓國瑜卻是公開的,很容易被鼠輩滲透,此其一。蔡英文掌握國家體系以及依靠這個體系謀生的單位和個人,是一個龐大的集體力量,韓國瑜卻只有小小的高雄市府,有時候更像孤家寡人,兩者力量極不對等,選市長或許可以,但選總統絕對不行。這兩點是首要考慮的大結構,韓國瑜必須優先處理。

我建議:一、韓國瑜必須建立本身的保安系統,必須確定內部成員的忠貞性。從黃光芹的例子來看,那些曾經遊走藍綠之間的人隨時都可以出賣韓,絕對不能信任。

二、韓國瑜必須建立本身完整的團隊,智庫是必要的,但很可能只是一群秀才,不會打仗,作戰的必須是另外一批戰士,能夠掌握群眾語言,快速和群眾溝通。面對選舉妖術,韓國瑜必須分出層次,哪些自己來解釋,哪些交給團隊成員來說明,盡快確定反應的基本準則。

三、還有一點非常重要,韓國瑜必須確定團隊內部的成員一定要有堅定的必勝信念,任何消極、閃躲和失敗主義的語言都會造成巨大的傷害,一旦發生就必須立刻「問斬」。

目前民調受到外在環境的起伏,以及各種選舉妖術的刻意操作,不必看得太重,真正等到10月以後,韓國瑜團隊的完整陣容出現,外在情況也較明確後,才是發起各種大小作戰,並累積總攻擊的時機。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韓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