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國兩制目前在香港遭遇挑戰,在台灣卻有另類的實踐經驗。

每年春秋之交,許多日、韓、歐、美人士到金門、廈門兩地參訪,搭乘小三通客輪體會兩岸交流經驗。在金門接待這些訪客時,我常拿出通行證件讓他們了解台灣和大陸的關係,使其了解兩岸「主權共享」和「治權分立」的真實處境。

其中,最引起他們關注的,是在陳水扁執政、蔡英文擔任陸委會主委期間制訂的「中華民國入出境許可證」,也就是「台灣地區(金馬澎)多次入出境證」,俗稱金馬澎證。金馬澎證是由內政部移民署製作,提供金門、馬祖、澎湖三地居民經由小三通途徑進出大陸使用。這一證件凸顯了兩岸關係不是國與國的關係,而是依法定位為台灣(自由地區)和大陸地區特殊的國內關係。

這說明了中華民國的主權範圍及於大陸,因此係國內關係;但是治權卻僅及於台、澎、金、馬和東沙、南沙等島嶼。因此,這是由內政部而非外交部印製的入出境卡。其法制根源則是《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第11條的規定,「自由地區與大陸地區間人民權利義務關係及其他事務之處理,得以法律為特別之規定。」

一位歐美國家駐台代表看到了金馬澎卡之後,恍然大悟:原來一國兩制早就已在台灣實施了!我告訴他:這是中華民國境內的一國兩制。但除此之外,軍人的退休制度目前也呈現著一國兩制的現象,它不但和公、教、警人員的規定不同,連軍事院校內部的軍職和教職人員,也都有不一樣的制度規範。換言之,一國兩制甚至是一國多制,在台灣乃是常態。

一國兩制不僅出現在國內,也早已在兩岸之間呈現。依據《中華民國憲法》,台灣地區和大陸地區同屬一國,亦即「一個中國」,但在現實上兩岸卻處於分治分立的狀態。除非透過修憲,刪除「為因應國家統一前之需要」「增修本憲法條文」這一段文字,否則中華民國必將統一,也就是回歸「一個中國」,結束兩岸的分治分立。

這正是美國從1979年起與中國大陸建交所承諾的「一中原則」,除非美國與大陸斷交、重新與中華民國建交,否則兩岸情勢的國際格局將難以改變,而台獨建國的想像也終將無以為繼。

事實上,一國兩制已有國際先例。二戰之後的南、北韓,東、西德和南、北越都是實施一國兩制,也都無法迴避國家統一的終局考驗。由於美國陷入越戰的泥淖,1973年與北越代表在巴黎簽署和平協定,同年美軍撤出越南,1975年北越軍隊占領西貢,在1976年完成國家統一,實現了「一個越南」的終局任務,變成一國一制。

至於東、西德的分治,則在1990年告一終結。1990年5月,東、西德簽署條約,規定兩德將建立貨幣、經濟和社會聯盟,東德居民以2:1的比例將東德馬克兌換成西德馬克。 接下來,8月31日東德恢復了1952年的行政區畫,以5個州的身分集體加入德意志聯邦共和國。10月3日,兩德統一,完成了「一個德國」的任務,也實施一國一制。

現在,「一個韓國」和「一個中國」的統一任務尚未完成,而且情勢緊張。但一國兩制的現狀究竟會不會變成一國一制?還是有可能透過「一國兩制台灣方案」出現其他的另類選擇?這恐怕才是兩岸人民最應思考的重大課題!

#一國兩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