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政府有沒有用國家機器監控高雄市長韓國瑜?掌權者當然不可能承認,但只要稍稍動點記憶,從民進黨政府行事的軌跡入手,就可以理解韓國瑜的質疑其來有自。

幾十年前國民黨執政時期,每逢選舉,民進黨的候選人、支持者經常說他們遭到國家機器的監控。生活起居被跟監、電話被監聽、周邊親朋好友也被干擾,即使國民黨政府否認,可是當年絕大多數的人都相信這種跟監確有其事。

照理說,民進黨人既然反對、厭惡政府動用國家機器監控在野人士,那麼,民進黨執政之後,就應該摒棄這樣的做法。不幸的是,民進黨執政之後的政府,在運用國家機器監控、打擊異議人士的做法上,更甚以往。

公然運用掌控立法院的優勢,訂定打擊在野政黨、限制人民自由與對岸交往的法律之外,還以政府可以動用的力量,壓迫異議者。陳水扁執政時期,他在探望前總統李登輝時,從口袋裡抽出一張紙條,紙條中寫了兩個名字,說「這是替你洗錢的名單」,這段令李登輝不快的「內幕」,就坐實了民進黨執政者運用國家機器打壓對手的說法。

而民進黨針對台大校長管中閔聘任案的「拔管」手段,更讓大家見識到民進黨政府動用國家機器偵蒐、放話、汙衊異己者的惡形惡狀。而韓國瑜就任高雄市長之初,發生前市長陳菊的隨身攝影官5度於夜間侵入市長辦公室的事件,更是匪夷所思。

而在各方懷疑這個攝影官連連侵入韓國瑜市長室的目的與綠營對韓國瑜監控有關的情況下,韓國瑜質疑民進黨動用國家機器監控他,也屬合理懷疑,蔡英文的總統府該做的,是自我檢討,而不是睜眼說瞎話,心虛地拿什麼「你去告」來搪塞。

#國家機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