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韓國瑜因為春節與家人在峇里島度假時打麻將的1張照片曝光,質疑國家機器監視他。這個說法遭到中華民國「國家機器」的兩大主角,蔡英文和蘇貞昌口徑一致的回應:「國家機器很忙,沒時間做這些事。」

這兩位講得臉不紅、氣不喘,難道不知道「國家機器」絕非好詞,國家機器的運行保證了統治階級對被統治階級的統治,從而保證了統治階級的利益,易言之,國家機器就是一個階級統治另外一個階級的工具。軍隊、警察、法庭、監獄等專政機關都是國家機器的重要組成部分。國家機器一旦濫權失控,就容易淪為暴政,需要嚴謹法治分權制衡。

國家機器到底在忙什麼?

去年5月行政院成立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依照《促轉條例》規定本來應為獨立機關,「委員應超脫黨派之外,保持公正中立,依法獨立行使職權。」但是幾個月後就被爆料,促轉會副主委張天欽在會議中點名新北市長參選人侯友宜,評論他在鄭南榕事件的角色,直稱「就是轉型正義最惡劣的例子」,並說「這個如果沒有操作很可惜」等,在會議中張天欽還得意地稱促轉會已從南廠、西廠,升格變成東廠。這才是國家機器濫權的最惡劣例子,也透漏了國家機器已經變成「黨機器」,被執政黨用來作為鞏固政權的工具,難怪好忙。

國家機器的忙,還不只用在對付其他黨派政敵。今年5月,正在參與民進黨總統黨內初選的賴清德,在接受媒體專訪時,就影射黨內初選經由國家機器進行綁樁、裹脅,曾經說出:「這樣的手段沒有必要,因為這是黨內的初選,大選都不必要這樣,何況是黨內的初選,因為我們不可以用國家機器,在這場初選裡面去進行干預。」才剛剛卸下國家機器掌舵人的賴清德,承認自己也是國家機器濫權的受害者,這是多麼的尷尬!

韓國瑜「懷疑」被國家機器監控,日昨又透露他的座車被加裝追蹤器,他的愛將潘恆旭也加碼被跟監8個月,因為「妨害祕密」屬告訴乃論,雖然府、院、檢、警都建議韓市長提告,以便啟動調查,但是韓市長仍然執意不提告,理由為應該是無法相信也是國家機器的檢調。雖然已有高雄市議員代為舉發,但是提告權在被害人,他人無法越俎代庖。

面對這樣的濫權,真的沒有辦法嗎?其實古今中外都有很好的借鏡出路。1972年,尋求連任的美國總統尼克森,懷疑對手麥高文掌握一些不利尼克森的文件,派人於深夜潛入華盛頓水門(Watergate)大廈的民主黨全國總部,偷拍文件和裝置竊聽,最後導致尼克森辭職下台、白宮幕僚長與總統顧問雙雙入獄。關鍵人物就是在靠著在國家機器中的深喉嚨,和媒體記者鍥而不捨。而以去年促轉會的東廠事件為例,也是靠著內部的深喉嚨爆料和不畏打壓的媒體報導。

韓國瑜自上任以後,有關被國家機器騷擾監控的傳聞不斷,除了遭攝影官私闖行竊一事已經偵查終結,正式提告外,其他都還是停留在「懷疑」階段。國家機器介入初選與監控政敵,是動搖國本的大事,不應該陷於無人提告的泥淖之中,讓人民對政府的信任流失。深信在國家機器中任職的法檢調警,不會都是受政黨箝制的工具人,一定也會有理想良知的專業中立公務員,否則馬英九就不可能在洩密案中獲判無罪定讞。

韓國瑜市長請提告吧!

#國家機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