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政有泰山之重,有鵝毛之輕,這些天來我們陷落在「誰批的公文堆起來高?」、「韓夫人被誰十指緊扣?」這些小事上,秋毫之末變成了眼中樑木,雞毛蒜皮成了觀瞻焦點,我們公共論壇失焦了、瑣碎了,也失職了。

島嶼小國,容易盯著自己的肚臍眼不斷品評,忘了山雨欲來的時代考驗。國際上,中美貿易戰、貨幣戰、科技戰已經開打,台灣如何站對位置?香港「反送中」示威越演越烈,不知伊於胡底?旅外台商有意返國投資,碰到台灣五缺六失;東亞四小龍,新加坡、香港、澳門的國民平均所得都高出台灣甚多,台灣原地踏步。這些問題飄在風中,有意問鼎總統大位的人應該提出答案。

凡此種種,韓國瑜在21日美僑商會舉辦的午餐演講中發表了看法,與韓同時出席的還有幾位「國政顧問團」重要成員,顯然韓國瑜有備而來,顧問團也發揮了「附隨組織」的功能。韓的演講,言之有物,擲地有聲,可惜是個閉門意見交換會,外界無從與聞。我有幸與會,也就依記憶所及,論列兩個國人關心的議題:

一、台灣會成為昨日瑞士或明日香港?會中有人提出中華民國可否像瑞士一樣「中立化」,使得70年前德國納粹橫掃歐洲時免於砲火?也有人認為台灣應趁香港之亂取而代之,成為東亞的營運樞紐。韓市長說,二次大戰時好幾個國家還來不及「中立化」就被侵略占領。重點不是「中立化」,而是瑞士的「價值」,這價值是有形與無形的,敵對雙方以及隔岸觀火的第三方都不欲破壞,也不敢輕侮。

談到香港問題,不應有「香港失血,台灣補血」的念頭,要看到的是香港與台灣共同擁有的價值,那就是民主、效率、法治、多元…,這是湧上街頭的香港人所想確保的;香港政府乃至中國當局,應該傾聽人民的心聲,知道他們的擔憂,也應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來瞭解事情始末及香港人的心理背景。

二、台灣庶民收入停滯30年,如何再起?韓市長提到,高雄有一名泥水匠向他反映,他每天辛勤工作,每日收入約2000新台幣,雖然辛苦,還過得去,問題是,30年前,他的父親每月的收入大約也6萬新台幣,而當年在隔壁吃一碗麵15元,現在要70塊了,為什麼會這樣?韓市長感觸很深,除了上任以來推銷高雄農、魚、花卉產品,擴大外銷外,他體會到要從中央做起,要簽FTA、要設自由貿易區,中華民國要更開放、更自由,所謂招商引資,重點是台灣要有新的經貿政策與設施,要迎向科技,要法律鬆綁,適應新形勢,「到香港中聯辦喝個茶不會賣掉台灣」,台灣要大膽用民主、自由兩隻腳跨步前進。

韓市長引用德國總理梅克爾的話──「只有道路,沒有圍牆」,他說:「緊縛的身心張不開溫暖的雙手」。中華民國要更開放,賺錢的大水庫才會滿盈,下方庶民的水龍頭也就水流旺盛、源源不絕了。

(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退休教授)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