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經濟成長趨緩,第二季成長率6.2%,創27年來新低,剛公布的工業生產增速大幅下滑至4.8%,不僅較上月劇減1.5個百分點,也創下17年新低,官方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已連3個月位於景氣榮枯線以下,顯示大陸經濟正面臨嚴重的成長停滯風險。

同時間,中國國家統計局最新公布的物價數據則指出,全面上揚的物價似乎難以避免。7月分鮮果及豬肉價格分別上漲39.1%及27%,拉抬消費者物價指數(CPI)1.22%,使整體CPI年增率大漲至2.8%,創下近一年半來新高。為何物價上漲如此快速?除了氣候異常與豬瘟疫情持續蔓延,占CPI權重最高(超過3成)的食品價格飆漲外,貿易戰推高美國進口糧食價格與人民幣大貶引發通膨預期,都難辭其咎。而且,這些因素都還是現在進行式。

急速攀升的物價,特別是與人民生活最為相關的食品價格飆漲,讓大陸民眾生活備感壓力。更需要注意的是,經濟成長停滯加上物價持續上揚,讓短期停滯性通貨膨脹發生機會愈來愈高,這是各國政府最不樂見的噩夢,也是一國經濟發展最糟的局面。這意味企業製造的商品賣不太出去,庫存大增侵蝕獲利,民眾則會因為物價上揚,導致實質所得縮水。兩股力量交互作用下,將進一步造成企業投資意願與民眾消費支出大幅縮減,從而加劇經濟下行壓力,連帶失業率也會跟著提高,這樣的推論,並非空穴來風。

根據中國國家統計局調查的城鎮失業率數據,大陸今年的失業率都在5%以上,高於2018年平均的4.9%,7月更是來到自國家統計局公布此份數據以來的新高5.3%。值得注意的是,這還是未加計鄉村失業人數的結果。一旦將鄉村失業人數納入,整體失業情況恐怕會變得更加嚴峻。對北京而言,這恐怕是最不想看到的結果。因為不同於經濟成長與物價,失業會讓人民的實際感受更為強烈,甚至引發社會動盪。

一般來說,經濟學家將通貨膨脹率與失業率的加總稱作痛苦指數,反映的是對這兩個數據的厭惡程度。如果說,停滯性通膨是因,那麼痛苦指數就是果。盱衡大陸總體經濟情勢,正逐步接近這個糾結,會不會走到最差的情況,猶未可知。但可以肯定的是,北京當局必須正視這個問題的嚴重性,及早因應,才能預防停滯性通膨的發生,有效阻斷後續因果關係的形成。

如何做?過去各國處理停滯性通膨的經驗,如1980年代美國雷根政府實施的供給面經濟學,或許可以做為借鏡。由於停滯性通膨主要是源自於成本推動造成總合供給減少,進而形成物價上揚與產出下滑同時發生的情況,光靠拉抬需求面的單一貨幣或財政政策,顯然難以一舉而竟全功。因此,在面對因油價暴漲而起的停滯性通膨危機時,雷根不從需求面著手,而是透過全面減稅,刺激企業及民眾的投資與就業意願,讓總合供給重回正軌。解鈴還須繫鈴人,面對停滯性通膨的威脅,真正對症下藥之策,還是得回到供給面上,如何提高生產誘因,刺激總合供給,同時壓抑物價並增加產出,自然就成為關鍵所在。

幸運的是,大陸政府正走在正確的道路上。今年兩會後,積極推動的全面減稅降費政策,就是一個很好的開端。不過,以當前大陸總體經濟情勢來看,單純依靠減稅降費政策,僅能提供短期的刺激作用,並無法完全解決停滯性通膨帶來的根本性問題。長期而言,還是得回到2016年開始實施的供給側改革身上。原因就在於大陸國營事業在整個經濟結構占比仍高,生產依舊缺乏效率,因此唯有透過經濟與產業結構調整,才能真正驅使企業朝提高附加價值方向努力,進而帶動長期生產力與競爭力的提升,達成刺激總合供給的目標。

對於大陸來說,處於內外交逼的壓力下,還得面臨可能到來的停滯性通膨,讓大陸未來充滿挑戰。但也因為充滿挑戰,才能逼使北京當局痛下改革決心,形成一個脫胎換骨的契機。這是最壞的時代,也是最好的時代,或許才是當下大陸的最佳寫照。

#旺報社評 #大陸經濟 #停滯性通膨 #供給側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