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興起及相應國際形勢消長,勢不可擋,讓一些向來仗勢西方的中、小國家,為其利益轉而討好中國,一改其時而有之的莫名對華高傲,日本與新加坡的轉變尤為明顯。

8月18日新加坡紀念開埠200周年時,新加坡總理只用中文發表新加坡的外交、對華/對美政策,和新加坡在中美關係及貿易爭端中的平衡自保之道;而其英語及馬來語演說,只涉新加坡內政,未提中美一字。

其中文演說強調新加坡是中國以外唯一華人占大多數的國家,與中國有同文、同言、同種、同宗、同源的親密淵源,在蘇州、天津、重慶均有較大投資,他說:「中國改革開放以來發展迅速,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的騰飛給中國,也給世界帶來了巨大的好處,產生了新的世界格局。作為世界頭號強國的美國必須容納一個更有影響力的、日益強大的中國,美國也必須接受阻擋中國的崛起是不可能的,也是不明智的。美國必須與中國尋求建設性的關係。」這番說話看是明智,卻未在其英語演說被提及一字,有滑頭心機之嫌。

新加坡地處馬六甲要衝,素有治國得宜基礎,挾其涉洋軍事基地,成就了小國寡民的經濟奇蹟,但近來諸鄰國的新港口、運河、輸油氣線、鐵路等計畫將相繼出爐,又有海平面漸升之憂,新加坡地緣優勢汲汲可危,理當回歸亞太,認真參與中國帶路共贏經濟,才是浪子回頭。

倘若以黃皮香蕉自居,例如與大陸和台灣交流時,硬要打其土腔英語,對也是新加坡官語的中文反棄而不用,誠意安在?(作者為太空工程師)

#中國 #新加坡 #新中 #李顯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