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8月1日正式退出美蘇中程飛彈條約(INF),美、俄兩國積極發展中程飛彈。美國國防部19日宣布,美軍在加州成功試射一枚中程陸基傳統彈頭戰斧巡弋飛彈。俄羅斯稍早試射核動力巡弋飛彈但失敗。美國防部長艾斯培否認美國恢復軍備競賽,但大多數專家都認定,至少美俄兩國已啟動軍備競賽。面對後冷戰時期的飛彈與核武雙元軍備競賽,北京需有明確對策。

加州外海聖尼古拉斯島試射陸基中程巡弋飛彈,使用艦載MK-41垂直發射系統。(取自Twitter@osephHDempsey)
加州外海聖尼古拉斯島試射陸基中程巡弋飛彈,使用艦載MK-41垂直發射系統。(取自[email protected]

在美國尚未試射飛彈前,俄羅斯已搶先試射核動力巡弋飛彈,普丁揚言該型飛彈將是任何反飛彈系統都無法攔截的最新飛彈。未料俄羅斯8日試射,竟以悲劇收場,導致5位科學家犧牲與多人受傷。

美國情報官員與軍事專家表示,他們懷疑當天爆炸的是北約訂名為SSC-X-9 Skyfall(天崩)巡弋飛彈。俄國總統普丁稱這種部分動力來自小型核反應器的飛彈,能打中地球所有角落,不受傳統燃料對飛彈射程的限制。許多軍事專家長期以來把俄國開發這種武器看成在做「白日夢」,因為美國早在1950、60年代就試過這種技術,但以失敗告終。

美俄兩國競相發展中程飛彈或巡弋飛彈,競爭相當激烈。美國成功試射射程1000公里中程陸基攜帶傳統彈頭的戰斧巡弋飛彈後,準備在今年底前試射射程3000至4000公里,攜帶傳統彈頭的中程彈道飛彈。而俄羅斯試射失敗的核動力巡弋飛彈觀之,既然是無遠弗屆,其射程早已超過中程飛彈500公里到5500公里的定義與規範。

除了美俄將不斷更新中程飛彈之外,這一波軍備競賽將帶動航太工業、核彈頭、太空武器與網路安全的競賽,並增加區域緊張。美防長艾斯培正在亞洲與歐洲穿梭訪問,尋求願意部署中程飛彈與巡弋飛彈的國家。1980年代,美國成功說服北約盟國部署攜帶核彈頭的中程飛彈及潘興二型陸基彈道飛彈,以對抗前蘇聯瞄準西歐的SS-20飛彈。直到美蘇兩國簽署中程核武條約,雙方撤回並銷毀上述飛彈,這場軍備競賽才告終止,並為世界帶來30餘年的和平。

美俄軍備競賽將對中國大陸安全環境造成衝擊。首先,北京飛彈的質與量固然已成為東亞戰略平衡的重要變數,但美、俄兩國飛彈研發技術,仍非中國大陸所能望其項背,兩國激烈的軍備競賽將造成大陸的壓力,必須投入更多資源才能避免被拋到後面。其次,美俄軍備競賽將帶動諸如航太工業、太空武器、核武與網路武器的全面競賽,將對大陸帶來曾所未有的新挑戰。

特別是在中美貿易戰與科技戰加劇的今天,從好的一面來說,美俄之間全面軍備競賽或能有助於中方自力更生、奮起直追;從壞的一面來說,將讓北京應接不暇,美俄軍備競賽的連鎖效應,將對大陸帶來雪上加霜的負面效果。

從俄羅斯試射的新型飛彈來看,普丁的雄心壯志顯然不會只滿足於中程飛彈的發展,而是要在「無法攔截的」長程或洲際飛彈獨步全球。儘管美國在1960年代就試圖發展類似武器卻失敗,但事隔60多年,焉知俄羅斯沒有更新的高科技克服過去無法克服的困難?

美國國會對發展中程飛彈態度較謹慎,防長艾斯培希望在亞洲盡快部署中程飛彈,並在歐洲發展所需的戰力,由民主黨掌控的眾院卻在眾院版本的2020年度國防授權法案和國防預算法案中,將五角大廈要求用於發展新中程飛彈的經費刪除。參院版本的國防授權法案則要求國防部提出取代INF的武器管制計畫、新中程飛彈的軍事需求,並提出願意部署的歐洲或亞洲國家。

儘管美國部署中程飛彈經費和部署地點尚無著落,但是只要俄羅斯投入更多資金與資源,成功地發展「天崩」巡弋飛彈或其他新型中程飛彈,並部署在其與亞洲與歐洲國家的邊界,情勢就能改觀。

中共19大政治報告宣示中國「恪守維護世界和平、促進共同發展的外交政策」,北京也需要更長的戰略機遇期,應聯合歐洲、日本與東協國家,共同倡議全球「弭兵之會」,推動中程甚至長程飛彈條約談判,以緩解現在進行式的軍備競賽。

#旺報社評 #中程飛彈 #美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