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逢九一記者節,我的網路同溫層,總會揚起兩種主旋律!一是檢討台灣過於市場化的新聞生態,二是大陸對於媒體言論的一把抓控管。

台灣的新聞生態,各種顏色與立場,閱聽大眾要不要看,決定權在手機跟遙控器上。不喜歡就不要看,從來就沒有「媒體壟斷」的問題。象牙塔中的專家們,確實太小看台灣閱聽人的見識了!假新聞跟不實訊息,其實只會影響到想要被影響的人。

或是專家們都認同傳播理論當中的「魔彈效應」與「皮下注射效應」,媒體胡謅亂寫,台灣閱聽人也都笨到相信?西元1938年的萬聖節,哥倫比亞廣播公司播出「火星人入侵」的廣播劇,造成美國多個城市的人群恐慌,這是魔彈效應的實際案例。

有趣的是,當各種業配影音與直播充斥在YouTube,還有各大臉書粉專與網紅Instagram時,我們非但沒有看到道德魔人站出來指正,如何提升觸及率與轉化率反而還成了網紅們可以開班授課的顯學。

反過來說,主流媒體的業配與置入就成了見不得光,甚至還要被「開箱」的不堪商業行為。法律的規範當然是媒體經營的底線,但是主管機關有沒有追究有多少網紅在違法賣藥呢?

市場化的媒體生態本來就是民主社會的日常,至於大陸的媒體環境與新聞自由也是受世界公評的。只不過,專家們為什麼沒有分析,湖南衛視在台灣招募實習生,有這麼多的大學生熱情報名?又或者是,近5年到北京、上海任職的記者與編輯,甚至是編輯部的資深主管,也是呈倍數成長。怎麼會有這麼多的從業者,願意從市場化的民主社會,前仆後繼到高度管制的媒體環境中畫地自限呢?

問題的答案,就在從業者的口中,而不是觀察者的筆下。大陸的媒體環境複雜,但台灣的論者總是用最容易與簡單的方式來解析,自然會造成更多的誤會。

關鍵在於,台灣的媒體環境都難以用一句話形容了!大陸的主流媒體也在光譜上的兩端,五花八門的新媒體與自媒體更是在不同象限當中,沒有親身去體驗過,三言兩語確實說不清楚。

台灣的內容產業,包括新聞資訊,及各式流行文化產出,大家都看不到谷底,就是持續在墜落當中。大陸的內容,還有影音與視頻平台,在華語世界則是越來越強勢,從古裝劇到綜藝節目,從微信訂閱號到抖音短視頻,這也就是台灣10歲到20歲的世代,可能會成為「天然統」的主因。

媒體是閱聽人的耳目,也是社會文化的表徵。媒體的問題,也肯定不只是媒體的問題而已,這些問題不需要無限上綱,也不需要迂迴躲避,只需要大家直面解決。

(作者為幣特財經暨KNOWING新聞總編輯)

#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