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中央黨校幹部培訓班開班講話時,系統論述了「偉大鬥爭」的概念與內涵,他還要求中共領導幹部在國內外複雜嚴峻的鬥爭中「經風雨、見世面、壯筋骨」,真正鍛造成為烈火真金。習在此時強調「鬥爭論」,似在應對當前來勢洶洶的「川普三箭」。

大陸當前正在進入「新中國成立70周年」的關鍵時刻,最高領導人的指向性演說釋出了極為豐富的決策訊號,是外界觀察中南海如何應對嚴峻挑戰的指標,解讀中共領導核心如何判讀複雜形勢的依據。黨政媒體更是忙於點評最高領導人為何重彈「鬥爭論」的權威訊號。

「鬥爭論」再度重現江湖,反映中共對當前國際與區域形勢演變的判斷:「機遇,前所未有;挑戰,空前艱巨」,習近平在關鍵時刻,倡議提高鬥爭意識,增強鬥爭精神,顯示內外矛盾與壓力日增。尤其,「川普三箭」迅猛壓境,逼使北京必須構築抵禦挑戰的思想戰線。

美國總統川普最近的對華政策「三箭齊發」:一箭是中美貿易戰,極限施壓,反覆無常;二箭是台美關係策略升級,挺綠挺蔡挺反中政權;三箭是公然干預香港事務,高官高調會見香港反對派,說三道四。華府三箭齊發,意圖對北京形成戰略包圍,確保其印太戰略利益的最大化。

習近平論述鬥爭,不提中美貿易戰、不談香港騷亂、不評美國對台軍售,但他說,幹部要有「草搖葉響知鹿過、松風一起知虎來、一葉易色而知天下秋」的見微知著能力,對潛在的風險要有科學預判,發展趨勢會怎樣,該鬥爭的就要鬥爭。既有韜光養晦,更有鬥爭準備。

「鬥爭」一詞,在中共話語體系因時代變遷有著不同的涵義,如文革時期標榜的階級鬥爭,或1982年版大陸憲法序言倡議「對國內外敵對勢力,必須進行鬥爭」的敵我鬥爭。中共領導核心近來反覆闡述的鬥爭概念更多的應是慎防和平演變,警惕顏色革命的執政論述。

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報告,就曾使用極大篇幅闡述「偉大鬥爭」等關鍵詞。他說,實現偉大夢想,必須進行偉大鬥爭,「偉大鬥爭,偉大工程,偉大事業,偉大夢想,緊密聯繫、相互貫通、相互作用」。中共以民族復興之名開展的系列鬥爭,應是當今中國最重要的政治。

中共當前的施政順序,強化意識形態,鞏固領導核心,確保中共在內外形勢複雜變化的發展進程持續維持穩定執政地位,應列首要的政治任務。因此,習近來即不斷示警,凡是危害「兩個一百年」目標的各種風險挑戰,必須進行堅決鬥爭,即所謂「亂雲飛渡仍從容」。

台灣大選情勢詭譎多變,中共對台決策部門曾做出「台海形勢越來越複雜,風險挑戰越來越嚴峻」的判斷,北京表面雖保持靜觀其變,但北京始終堅信,對台工作的核心仍取決於中美關係能否有效掌控,北京對大國戰略鬥爭的布局已遠遠超過對台灣藍綠激鬥的關注。

習近平要求領導幹部做「敢於鬥爭,善於鬥爭的戰士」,如從表面涵義推敲,中共近期應對內外挑戰的決策風格應是攻堅克難,迎擊矛盾,甚或針鋒相對,頑強鬥爭。

面對台美情勢演變、香港暴亂形勢,中共對台、對港工作將怎麼鬥?怎麼爭?這是一個關鍵的觀察時刻。

#鬥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