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市的非政府組織「自由之家」每年都針對各國的自由民主發展進行評估,並以具體的數字化指標公布全球自由度和民主進程。最近13年來(2005至2018年),出現了不斷下跌的趨勢,而且情況越來越糟。不僅在發展中國家如此,在過去被視為先進民主的國家,如美國、英國和歐盟,情況也在持續惡化之中。

為什麼自由民主會出現下頹趨勢?難道民主機制真的已不管用了?為什麼越來越多的老百姓,竟然會選擇獨裁領袖和威權專制呢?

答案很明顯,那就是:支持自由民主運作的社會經濟基礎發生了動搖,維持社會正義和司法公正的公民文化也遭到了嚴重的破壞,而野心政客為了權力和私欲,師心自用、竭澤而漁,扭曲了民主機制,造成統治正當性與治理合法性的危機。這才是自由民主日趨衰頹的關鍵因素!

換言之,由於民主選舉被利益團體和金權政治所壟斷,國會和政府不斷利用稅制改革和財政措施幫富人減稅,形成M型化的兩極社會,結果自然是貧者愈貧、富者愈富!

這是新自由主義經濟掛帥造成的惡果,不但直接影響公民社會的價值觀與中產階級的態度取向,在政治上,更進一步造成政黨之間的兩極對立,變成零和對峙。其中,尤以美國民主黨與共和黨的持續對立和相互掣肘,最具代表性。

另一方面,民主競爭規則也被政治人物不斷利用和濫用,而且是無所不用其極,導致民主正當性受到嚴重的斲傷。最近英國首相強生為了「硬脫歐」,竟要強行將國會休會,以迴避反對黨的制衡監督。這樣惡劣而極端的政治伎倆,竟然出現在老牌的議會民主國家,實在讓人匪夷所思。

過去信仰自由民主的西方人士常會這樣解釋:多元民主不是贏者全拿,輸家也不會全盤皆墨;一旦選舉失敗了,沒關係,等到下次選舉再求翻盤就好!但是,現在這段話卻不再靈驗了。因為掌權的人一旦上台,就會用盡一切手段囊括所有的資源,甚至扭曲民主價值,否定分權制衡,威行專政,濫權獨裁!這就是目前在許多民主國家甚囂塵上的「不自由民主」和「民選的獨裁」,其中代表人物,包括匈牙利的歐爾班、土耳其的艾爾多安,以及台灣的蔡英文。

除此之外,選舉規則的不公和競爭規範的失衡也造成了自由民主運作上的困難。從公元2000年迄今,美國3位總統之中,竟然有2位都是在「選民直選票」居於少數。其中,小布希比高爾少了54萬票,但在「選舉人票」中卻以271比267票,僅4票之多而險勝!到了2016年,希拉蕊.柯林頓以286萬之多的「選民直選票」超越對手川普,但「選舉人票」卻是以232對306票敗北。

這種實質上「少數總統」的現象,凸顯了美國選舉制度的嚴重缺陷,也扭曲了「多數民主」的基本理念。長期下來,自然會造成選民對民主正當性的質疑!事實上,川普執政以來始終只能維持4成多的支持率,但卻有5成以上的民眾反對他,形同少數執政,這正是美式民主的困境!

可是,由於修憲門檻太高,既成的選制又對共和黨特別有利,要改變選舉規則十分困難,這也進一步強化了政治人物分化社會、從中漁利的企圖心。正是基於這樣的原因,自由民主制度出現了日益惡化的族群對峙和兩極分歧。這才是民主衰敗的癥結!

#自由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