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總統在九三軍人節鼓勵軍人穿軍服上街,以軍人為榮,「美國可以,中華民國國軍當然也可以」。其實蔡英文的訴求正是問題所在:穿軍服就代表了國軍的尊嚴、權威與地位嗎?

軍人執行公務時穿軍服是基本規範,但休假日要求軍人穿軍服上街就不切實際,反而造成注重儀表與形象的軍人不便,在美國也不普遍。但自視「知美、親美」的蔡英文希望以美國為仿效目標,也暴露了台灣當前軍人面對的挑戰。以軍官為例,在美國必須擁有學士學位,通過三軍官校、大學的後備軍官團或軍官候選人學校才能取得任官。而台灣由於推動全面募兵制、少子化及年輕人從軍意願低落等因素,軍官資格一路放寬、簡化,素質、訓練、專業及成效當然落後美國。

即使最令人仰慕的空軍飛行員都面臨缺員的問題,據報導,目前空軍作戰飛機的「座艙比」只有1:1.33遠低於美國的1:2.0~2.5。美國最近批准出售66架F-16V戰機給台灣,未來是否有足夠合格飛行員,是換裝的重大考驗。退休空軍將領表示,飛行員不足的問題不單純是待遇或年金改革衍生的問題,還涉及前途、目標及理念等因素。他們認為,台灣軍人地位並不崇高,其中一個關鍵就是軍人常成為政客消費的工具。

去年八二三炮戰60周年,總統與副總統選擇缺席這個具有歷史意義的紀念活動,今年61周年重要性相對較低,但蔡英文前往金門主持紀念活動。同時台北市舉行八二三紀念音樂會,卻上演柯文哲、郭台銘及王金平同框的政治戲碼,到了選舉年,他們眼中看的是軍人選票。

蔡英文及民進黨政府與軍人的信念也有落差,蔡英文4月公開宣稱國軍「過去都和國民黨在一起」、「和民進黨不親」等話語,對超越政黨政治的國軍而言並不適切。軍公教年金改革背棄了「信賴保護」及「不溯及既往」原則,軍公教退休人員更被譏諷為「米蟲」,造成軍人與民進黨政府之間缺乏互信。

同時,民進黨局限於意識形態,不認同中國民國,常以「中華民國台灣」、「這個國家」等取代,國防首長常被要求針對政治問題表態,讓國軍產生不知為何而戰的信念危機。

但隨著2020年總統選舉接近,蔡英文的談話內容有明顯轉變,經常以「身為中華民國總統及三軍統帥」身分表達對軍人照顧,關注國安防衛、軍人福利等。國軍效忠民選政府已成為台灣民主政治體制的堅定基石之一,如何改善軍人待遇,建立專業軍事素養,提升整體戰力才是首要任務,穿軍服上街只是政客們的公關行銷術,請不要再給軍人額外負擔了。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