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20年來,大陸的風力發電歷經從無到有之高速發展,2000年僅占全球風力發電裝機的2%,到了2019年已占比33%,大幅超越德國、西班牙、美國等風力發電之投資大國。單就風電裝機量來看,大陸自2011年一直持全球第一,而且是第二名美國的兩倍有餘。

主流觀點認為大陸風力發電的奇跡是發展型國家模式的又一例證,主要歸功於政府由上而下的推動和扶持,因為大陸央企是風電開發的絕對主力,投資運營的風電裝機容量占全國的70%以上,甚至是產業發展的政策工具,但主流觀點往往忽略央企內生的動力和組織的複雜性。

相較於主流的國家主導觀點,市場發展觀點者認為大陸風力發電成長的主因,乃電力部門無心插柳柳成蔭所導致。

在1990年代末期,大陸的電力部門和國有企業市場化改革的背景下,央企內部邊緣化的下級公司,企圖將電力行業中非主流的風電業務作為自身出路,出現了自下而上推動了風力發電的發展,此為風力發電成長和能源轉型提供了更為詳細的解釋。

相比傳統的火力發電或水力發電業務,風力發電在央企內部不被重視,下級公司在缺乏總部關注的情況下,被迫參與激烈的市場競爭,透過良好的市場表現獲得央企重視和資源傾斜,風力發電遂為集團核心業務。

根據彭博新能源財經發布《2019新能源市場長期展望》研究報告,指出風力發電和光伏兩類的再生能源至2050年的占比,將接近全球發電量的一半,此乃風力發電之所成受到全球再生能源投資青睞的主因。

在全球大約2/3的地區,風力發電或太陽能已經是最低價的新建電源,在美洲、歐洲及中國大陸的部分地區,風力發電的新建裝機成本是最低的。預計自2019年到2050年期間,全球範圍內電源投資將累計達近3兆美元,預計其中風電將吸引1.4兆美元投資,風力發電是最能主導能源行業之投資標的,並有利於能源多元化及自主供應,並帶動內需與就業。

風力發電裡最受矚目的項目乃海上風力發電,「全球風能理事會」(GWEC)認為未來10年內全球海上風電裝機規模將快速增長,以大陸為主的亞洲市場,將會成為海上風電裝機規模擴大的「推進器」。預計海上風力發電市場規模將以兩位數的增長幅度穩定上漲,至2030年全球海上風電總裝機量將達190吉瓦(GW)。

大陸的十三五規畫對海上風力發電亦有著墨,風電十三五規畫提出到2020年,全國海上風電開工建設規模達到10吉瓦,力爭累計併網容量達到5吉瓦以上,大陸的海上風力發電規畫總量超過100吉瓦,海上風力發電是未來下一波高峰。

他山之石可以攻錯,兩岸都有在海峽上構築風電萬里長城的雄心壯志,彼此風力發電產業鏈的合作與搭橋,其實存在一些想像的競合空間。針對未開發之離岸風場可進行整體區塊劃設,並推動供應鏈全面產業化,包括:風力機關鍵零組件、塔架、水下基礎、海纜、海事工程船舶製造等之離岸風電產業供應體系。

相較於大陸的政策優勢,台灣擁有絕佳的地理優勢,四面環海讓台灣發展離岸風電得天獨厚,離岸風力發電在秋冬季節可以替代大量火力發電的運轉排放,有效減緩空氣汙染及PM2.5所造成的危害,提升環境生活品質,台灣海峽確實可以成為離岸風力發電場。

(作者為智庫研究人員)

#風力發電 #離岸風電 #兩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