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炎夏日,美國總統川普強打的中美貿易戰也好似失控的氣候變遷,時晴時雨,時熱時涼,一年多來雖然讓中國大陸受盡煎熬,但最近北京當局似乎想拖到明年美國總統大選後再談。此舉是好還是壞?兩岸都得謹慎觀察和思考?

隨著美國總統大選的逼近,川普叫陣打壓中國牌也愈加碼愈重,8月底援引《國際經濟緊急權力法》(IEEPA),要求美國企業撤出中國大陸。而北京也有不能輕易退讓的強大壓力。表面上看,這好像只是中美雙方在各自政治考量下的短期經濟利益的較量,進一步深層地想,它背後卻是涉及國家競爭力和文化價值的本質之爭,將來不論是誰當國家的領導人,相互叫陣恐是未來的常態。

●國家競爭力之爭

美中貿易戰最值得觀察的後續是,如果事態持續惡化,川普的下一步的動作是否會根據IEEPA,宣布美國進入「緊急狀態」,凍結中國大陸在美國的資產,以及限制或禁止與中國大陸交易。

川普如果援用此法當然會引起大陸更激烈的反制。問題是,這場雙方的經濟和科技的鬥爭,除了要看誰手上的籌碼多,殺傷力大,最值得關注的還有川普一定加碼打的兩岸和日韓等亞太區域政治軍事牌,對大陸激起的博弈風險可能難以預測,不能輕忽。

中美貿易戰的頭痛在於它不是單純的經濟之爭。而即使是單純的經濟利益之爭,美國的產官學界及國會部門不認同自由貿易是雙方互利的比例,呈現愈來愈多的趨勢。

美國學者托馬斯‧弗里曼根據北/南經濟(富國/窮國)模型得出貿易不是總使雙方受益的結論。另一知名學者普雷斯托維茨也宣稱它是一個既定事實。他們的推論有3個主要的結論:一、根據高度簡化的、古典的或是新古典的模型,貿易總是使雙方受益;但是,更為現代的或是諸如將先發優勢或規模收益遞增等複雜性因素包括進來的貿易模型表明,一國的收益可能以犧牲他國的利益為代價。

二、現代貿易理論預測,一國的技術進步可能有助於或損害其貿易夥伴。這取決於技術進步發生在那一產業領域。如果貿易夥伴或潛在貿夥伴在一個該國並不與之競爭的產業部門改進技術時,該國將獲益;反之,另一國在該國的出口產業改進技術時,其本身的利益將受到損害。

三、如果窮國通過低工資在老產品的生產上和富國競爭,但卻不能在最新技術上同富國競爭時,雙方貿易是有利的。但若窮國開發高科技前沿產業同富國競爭時,則窮國就會以侵蝕富國利益為代價。

●美憂領導地位不保

對於美國領導地位受到侵蝕的擔心,從布希總統執政的2006年就開始。他注意到像中國和印度這樣的新競爭者所帶來的高度不確定性,並在《國情咨文》中宣布「美國競爭力計畫」,承諾以國家之力將協助產業界在科技和技術上保持世界領先地位。

歷史並沒有印證技術領先地位的侵蝕可能對美國構成災難性的斷言;然而,它雖然只是一個假設性的謎題,販賣恐懼卻總是政治人物最有效的選戰工具之一。川普在他明年總統大選前一定大玩特玩,民主黨的候選人也很難不打這張恐懼牌,何況台灣也一定是其中的棋子,兩岸政治人物都得格外謹慎。(作者為台科大酷點校園董事長)

#丙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