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送中」示威青年高呼要民主,他們高舉英國殖民地的旗幟,闖進立法會以後,破壞和汙損歷屆特首的肖像,唯獨對港英總督肖像敬畏有加。港英時期並沒有民主,可見示威青年並非真要民主,而是想當英國殖民地人民。前幾天,一大批示威群眾高舉美國國旗到駐港美國領事館求救,希望美國國會通過法律懲罰中國官員,這種姿態確實值得玩味。

其實不管香港人或台灣人,緊抱美國大腿都是沒出息的中國人挾洋自重的老戲碼,就像台灣也有過「台灣民政府」的詐騙集團,騙說是美國「占領軍政府」委託的「台灣民政府」,可辦理身分證,去美國免簽還享受種種優惠待遇等,還真騙到一堆人,繳錢納糧,沾點美國的光。現在該偽政府的官網仍然存在,繼續騙下去,可見還有很多人內心渴望被騙。儘管如此,在台灣這畢竟是一場光天化日下大老千的表演秀,徒增笑柄,正常人不當一回事,也沒法那麼厚臉皮地去貼美國,因為台灣畢竟經過去殖民化的教育,民族尊嚴感還是有的。

其實,不只是台灣,二戰結束後,亞洲各國都全力執行了去殖民化的工作,唯獨香港回歸後,在一國兩制的架構下,沒有實現去殖民化的工作,從而造成了今天的困局。亞洲各國戰後非常重視去殖民化的工作,最直接的就是更改街道名稱。以西化程度較深的東南亞為例,菲律賓被美國統治了近半世紀,可是美國人留下的文化非常淺薄,基本上就是以前克拉克空軍基地和蘇比克海軍基地附近的酒吧,但現在也沒落了。馬尼拉街道都是以菲律賓民族英雄來命名的,市中區的黎剎公園即是紀念菲律賓的國父。

至於越南,早就在各地豎立了越南民族英雄的塑像,街道名稱也都越南化了。在馬來西亞,原來英國人留下的一堆「皇后大道」、「國王街」等等,都被改為馬來的名稱,主要是紀念馬來民族英雄。新加坡基本上保留了過去英國的建築和街道名稱,甚至萊佛士的塑像也都還豎立著,原因是過去並沒有新加坡這個國家,英國式的名字並不會影響新加坡人自我認同的尊嚴,但李光耀也清楚表明,他不用洋名Harry,而是刻意用中文的譯音Lee Kuan Yew,新加坡的國民精神教育主要是強調林謀盛率領的136抗日部隊的英烈事蹟。換句話說,中國抗日英雄是新加坡民族教育的靈魂人物。

至於台灣光復時,早就把日本式的大正、明治、昭和等建築、橋梁、街道名稱全部改為中國名稱。至於南韓人做得更徹底,不只改掉日本名稱,還拆掉日本總督府,把日本殖民者移走的光化門又完整地搬回原址。這些都是趕走殖民帝國後,去除殖民思想毒害所必要的過程,沒有一個國家例外。

不幸的是,香港沒有經過這個重建民族尊嚴的心理建設過程,使得殖民主義思想教育的荼毒依然存在,留下西方國家今天上下其手的空間,過去這個問題的重要性顯然被低估了。事實上,英、美早就自身難保,無力干預,只剩下那些享受被殖民虛榮的奴才殘留的幻想罷了。因此,從長遠來看,無論一國兩制如何實踐,香港的去殖民化工作絕對不可避免,這也是香港長治久安必要的過程。

#去殖民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