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來了!行政院長蘇貞昌10日回到故鄉屏東,宣布高鐵南延屏東。在2020大選前,把老掉牙的案子當利多推出,看不出運輸專業考量,這種作法也看不起納稅義務人。高鐵南延屏東照顧台灣尾民眾行的權益是件好事,但若是這項建設看得到結果吃不到,未來屏東人要和老縣長蘇貞昌如何算這筆帳呢?

屏東在地人聽到這個利多,形容是「鐵皮車廂搬兩張太師椅」。要坐,屁股要夠大夠厚,禁得起顛簸,要不然,沒那個屁股,就不必逞強為了面子硬坐。

如果是為了滿足屏東人的心裡需求,高鐵延伸到屏東是有價值;但從運輸經濟的角度,算盤實在撥不出合算的結論。這是之前該案的可行性評估一再過不了關的真正原因。蘇揆此次未拍板哪一條路線,只指示交通部考量施工難易度;至於財務,他說「一切都已經傳(準備)好了」。

以各方認為最可能採取的左營案而言,興建經費估計就要約600億元。但屏東到高雄的區間運輸,每天不過1萬多人,都是單向、從屏東到高雄的通勤、通學族,這樣的運輸需求自然聚集在早晚兩個尖峰時刻,總不能說高鐵開通之後,每天只有這兩個尖峰時間通車,其他時間全放空吧?

交通部還說,已預設備用軌道,透過共軌方式可解決高鐵與傳統鐵路共軌問題。這其實是欺騙外行人的說法。因為軌道重量、規格不同,傳統鐵路與高鐵並無共軌空間存在,真要共軌,結果就是相互遷就,高鐵不再是高鐵,傳統鐵路將牽制高鐵的速度。台灣因不在意這種規格問題,才引發普悠瑪列車出現各種差錯。

此外,高鐵的路基也全然不同於傳統鐵路,路基的厚度、耐壓程度可能數倍於傳統鐵路,尤其轉彎曲率半徑不同。高鐵300公里時速轉彎的曲率半徑可能需要6公里的大半徑,傳統鐵路約只要1公里多,設若高鐵列車在不符規格的小曲率半徑轉彎,發生危險是必然的。例如,德國城市快鐵(IC)在高鐵(ICE)營運初期有許多路段共軌,結果不但控制不穩定,且ICE的速度必須受限於IC,這也是歐洲高鐵ICE競爭不過法系TGV的關鍵。

其實,外界都明白,高鐵南延屏東案現在起死回生的根本原因就是選舉。否則,一個沒有運量需求、沒有起碼工程條件的路廊,輕率地闢建成高鐵路軌,可能的後果若不是高鐵當慢車開,就是不斷發生交通事故。

台灣的路軌建設系統向來非常嚴謹,交通部運輸研究所至少要做滿20年的基礎調查,之後再層層往上報備審查。如今行政院長蘇貞昌、交通部長林佳龍的信口開河,豈只是輕妄而己,若是開開選舉空頭支票便罷,一旦付諸實行,將是一場交通建設的災難。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高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