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灣從南到北,山友們不管識與不識,不分是男是女,大都會主動問好並禮讓對方先行,被讓者也習慣回說:「謝謝。」在寬僅一臂長的驢道上,我習慣遇人先側身禮讓,就如同要打好網球,必須先學會搶先撿球一樣。起先我還以為,杭州上了年紀的驢友,之所以對我的微笑、頷首、道早、問好,報之以冷漠、錯愕,是跟他們在年輕時,經歷過太多的政治運動有關,但見到二、三十歲的年輕人也對我的淑氣迎人視若無睹,我內心再無法依違兩可了!

我的自我反省是:在台灣誤人子弟過於投入,導致面相乏善可觀,再加上天性嚴重,一言以蔽之,是善心不足,善感不夠,才會招來「行有不得」,昔賢云:天下可以百年無聖人,不可一日無義士。我決定先從老弱婦孺下手。

▲紅塵一笑一路福星

每回抵杭,頭一件事就是把公園、寺院兩張年卡充值(各約台幣200元),方便下山時進入景區休息。因為是慣走的路徑,也就經常碰到有緣之人,對於熟面孔的長者,我大老遠就故意裝熟:「您今天上山比較晚喔!」「您今天的氣色不錯耶!」

他們的第一反應通常是驚詫,接著臉部泛起我無法解讀的變化,我在暗自竊喜的同時,得意的嘴角是越發上揚,一回生二回熟,再見就難忘三分情,何況還附上讓他們不知不覺自動卸下心防,其「淡」如水的關心。

幾次下來,有仍然重足側目不改初衷,只會點頭回應的;有舉棋不定如鯁在喉,勉強擠出一聲「哦~~」的;到後來雙方都不輸快活三郎,有些長輩會提醒我要注意哪些路段有蛇、有野豬夾,也有主動邀我同坐同食,幫我計算一日腳程大約走了幾公里。

接下來我目標轉向,對於假日帶孩子爬山的年輕人,我自信大有可為,先是誇讚小朋友真棒,能爬這麼高的山,一定是帶紅領巾的三好學生(學習好、身體好、思想品德好);接著讚美爸、媽真會教育,假日知道帶孩子爬山,讓身心同時鍛鍊。

●杭州人越變越可愛

或許是杭州申遺了十多年終於通過,讓百姓增加不少自信心,知道「世界公民」有他一份;也或許是神明鑑我天心可表,口惠心也惠,不忍看我老是遭受「行拂亂其所為」的考驗,近幾年來,發覺杭州人越變越可愛了!這或許就是所謂的感應道交,唯一難與為言者,是年輕的驢友,特別是常受我禮讓的「毅行者」。

俗話說:「為好不得好,顛倒討煩惱。」我有時也常自問為何要自尋煩惱,去挑戰同門異戶下的天剋地衝﹖但一想到都是生逢人道的一代過客,總不能像烏龜吃大麥,多少有義務,要把最能夠薪火相傳的善緣廣為傳遞吧!跑龍脊接琅璫的「毅行者」,花了數百元,有沿途打卡的壓力在,仍希望未來在驢道錯身時,有人會對我習慣衝動的大拇指,不吝報以一秒的微笑。

(朱言紫/台中市)

#禮讓 #爬山 #杭州 #台灣人看大陸 #兩岸徵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