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亞局勢正發生劇烈變化,而日韓之間在外交及安全關係上漸行漸遠其實早有徵兆,文在寅上任之後日韓關係就不斷降溫。除了歷史問題之外,雙方的安全合作關係亦不斷惡化。

南韓不與日本同盟

2017年中韓關係仍籠罩在薩德部署及中國經濟報復的陰影之下,直在2017年10月底,中韓之間才終於就恢復雙邊關係達成協議。當時南韓外長康京和公開表明南韓的「三不立場」:即「不考慮追加薩德系統、不加入美國反導體系、不發展韓美日三方軍事同盟」。文在寅接受新加坡記者訪問時還直言「我不認為軍事力更強大的日本對韓半島緊張情勢有助益,而且韓國人民,尤其老一輩,對於日本軍事力變強感到擔憂,因為這些人仍對日本苛刻的殖民統治心有餘悸。」韓媒還報導,文在寅曾在9月對川普說:「美國是我們的同盟,但日本不是」。

2018年12月下旬,南韓海軍及日本海上自衛隊間發生火控雷達爭端。日方指控南韓驅逐艦雷達多次瞄準日方的P-1海上巡邏機。其實類似事件也曾發生在中日之間,2013年2月日方曾指控中國海軍艦艇以射控雷達瞄準日本艦艇和直升機,但中方否認後該事件也就不了了之。更何況這次發生在日韓之間,日韓同為美國同盟本應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但這次雙方卻鬧得不可開交,外交部門及防衛部門不斷以影片及反駁文件隔空叫陣,之後雙方的防衛交流便處於停滯狀態。

7月初日方單方面決定將就氟聚醯亞胺、光阻劑、蝕刻氣體三項關鍵材料,強化對韓出口的管制。8月宣布將南韓移出貿易白名單,由A級降至B級。作為反制,韓方宣布將不續簽《日韓軍事情報保護協定》。

其實本來當初韓方在簽署此協定時就困難重重。2011年1月本來日韓談妥簽署事宜,但因南韓國內輿論反對臨時喊卡。2016年在美國的牽線下,朴槿惠政權才點頭,但連簽署儀式都不敢公開。本來文在寅便曾在選舉時在政見上表明應該重新考慮此協定,因此韓方將此協定當作談判工具,甚至決定不續簽,其實也是意料中事。

日韓互信基礎薄弱

以上幾個事件可看出,雙方在安全關係上的互信基礎本來就不強,而安全關係的結構又不斷鬆動。在這組雙方安全關係上,原本是日方比較低姿態尋求與南韓的安全合作。理由與其說是實際的安全及情報需求,不如說是考量美方立場,盡量尋求與南韓強化安全合作關係。然而,以認知層面而言,2016年文政權公開談「三不立場」,把日本視為不可能成為同盟的對象。被公開這麼批評,日方對韓作為安全伙伴的認知亦有修正,至少可據此向美國說問題不在我。

其實日韓安全關係惡化,尤其韓方不續簽《日韓軍事情報保護協定》,衝擊最大的與其說是日韓兩國,不如說是美國。實質上日韓仍能像2016年前從美國那邊取得彼此的情報,對情報面而言影響不大。只是該協定象徵日韓軍事合作的根基,也象徵美國有能力整合在東亞的兩個主要盟友。尤其,這件事件對美韓關係可能傷害更深,美方不斷重申希望韓方慎重考慮不要棄約,在棄約後韓方說有取得美國諒解,美國國防部亞太助理部長薛瑞福立刻打臉說:沒這回事,還希望南韓重新考慮。

南韓外交部則召來美國駐韓大使,要求美方發言要自律,不要再有表達失望或擔憂的發言。此舉可視為川普政權的盟友管理能力已經受到嚴峻挑戰。

(作者為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博士後研究員)

#日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