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之台灣牌局」,指的是美國對台灣政局之影響與介入。美國的台灣牌怎麼打,基本上視中美關係而定,後者服從於美國的國家利益,至於國家利益如何考量則與時俱變,主要受全球權力格局所影響。

中美自1979年1月1日建交以來,迄今40年,雙方關係略可分為5個階段:一、從1979年到1991年,美國要打中國牌來對付蘇聯,兩國關係處蜜月期;二、從1991年到2001年,蘇聯解體,中國牌失去意義,不再蜜月,但中美關係也無明顯惡化,只是時不時會因為經貿或人權問題而生齟齬,可視為磕碰期;三、進入新世紀之後,小布希已因中國快速崛起而心生警惕,故從2001至2009是警惕提防期,但因911事件,不得不全力反恐,而無暇對付中國;四、2009年歐巴馬上台,2010年中國GDP超過日本成全球老二,中美正式掉入「修昔底德陷阱」,美國重啟「重返亞太」戰略遏制中國,直到2017年,是遏制(中國)期;五、2017年川普上台,見中國崛起勢頭未減,甚至開始挑戰美國霸權地位,因此進入加碼遏制期。

40年前中美建交初期,雙方訂有三個公報(上海公報、建交公報、817公報),外加美國自訂一個《台灣關係法》,這些就成了美國以「台灣牌」對付中國大陸的主要籌碼。其操作方式就是在抽象的「美國的一中政策」下,彈性處理美國與台灣的互動關係,後者具體體現在:一、軍售;二、政治參與與介入;三、台灣之外交空間,3個方面。比如說,在雙方蜜月期1979至1991,美國討好中國都來不及了,當然遵守雙方簽訂的三個公報,此時《台灣關係法》備而不用;但進入到接下來的3個階段(即從1991到2016),隨著中美關係從磕磕碰碰到警惕提防、開始遏制,三個公報即開始鬆動了,真正起作用的反而是《台灣關係法》。儘管如此,美國至少在口頭上還能做到虛與委蛇。現在,值得關注的是,中美關係已正式進入到第5個階段了。

從2017年川普上台後開始的第5階段,本質上就已是一個中美世紀全球霸權之爭的時代了。川普一上台,就意識到美國百年霸權正開始面對中國挑戰的嚴峻形勢,所以強調「美國優先(第一)」。讓美國深感壓力甚至吃驚的是,來自中國的挑戰幾乎是全方位的,從產業到科技、軍事,從太空到國際影響力,但所有這些領域,中美雙方競爭雖激烈,卻都不至於發展到全贏或全輸的局面,但台灣及台海例外。台灣位處美國西太平洋島鏈中樞,美國絕不可失,中國也志在必得。

回到台灣政局。在過去的3到4個階段,由於中國大陸尚無能力強取台灣,所以美國在台海所求者就是「不統、不獨、不武」,從李登輝到陳水扁、馬英九皆如此。然當前形勢已變,台灣一子牽動到整個中美大棋盤的盤勢甚至勝負,可以想見,美國設定之理想的台灣牌局很可能是經貿上能擺脫對中國大陸的依賴,政治上形成與中國大陸的對抗,軍事上不但能守,必要時還能守中帶攻。從川普通過一系列《台灣旅行法》、《國防授權法》等可知,所謂三公報早已形同虛設矣。由此亦可推論美國對2020台灣大選的腹案了,當然美國算計能否得逞,關鍵還在台灣選民。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