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台銘對關公有非常虔誠的信仰,在鴻海總部5樓放有一尊關公像,據說郭台銘每天只要進鴻海總部,第一件事就是焚香拜關公,不知郭台銘有沒有想過,自己平日信仰的關公,究竟是至高無上的關聖帝君,還是歷史中的關雲長?

關聖帝君的原型來自《三國演義》這本書,其刻畫出關雲長義薄雲天的形象,譬如他對劉備有著無比的忠誠,身在曹營心在漢,曹操送給他10個美人他都不動心,過五關、斬六將,千里單騎保護劉備的兩位夫人與幼兒,一路拚殺無人可敵,實屬驚天地而泣鬼神,演義裡的關雲長符合華人百姓對於做人要重情義的認識,尤其中國道德最高成就實屬「成仁取義」,關雲長的忠義形象,使得他就此變成宗教中的關聖帝君,尤其在明朝被萬曆皇帝敕封,成為唯一受封為天尊的聖賢,甚至在清同治三年(1864)鸞門傳出其接任第18代玉皇大帝。

然而,歷史中的關雲長,卻是個性情驕傲、暴躁且好色的人。根據《三國志》的記載,曹操與劉備大軍在下邳圍攻呂布,呂布曾派出秦宜祿出城向河內太守張楊求救。關羽聽說秦宜祿的太太杜氏長得很漂亮,還留在下邳城內,就在戰前跟曹操相約想占有杜氏,進城後奪妻不成,心中甚感不滿。關雲長被劉備封為前將軍,黃忠擔任後將軍,他對此大表不滿,覺得黃忠憑什麼跟自己並列為「前後左右四將」中的一員。

縱觀《三國志》全文,我們看不見關雲長從敵營或行伍提拔過任何人才,他只重視士兵卻輕視士人,蜀漢的文官集團幾乎都跟他不和;關雲長鎮守荊州重鎮卻鬆懈防備東吳,且跟劉備義子劉封失和,使得荊州失陷,他多次命令劉封救援卻被拒絕,最終導致自己被殺於麥城,聯吳抗曹戰略的急直轉變,張飛遇害喪命,劉備大敗於夷陵,最終病死在白帝城。

宗教的關公與歷史的關公,誰是真實的關公呢?這就關係到何謂「實在」。實在的本身不可知,人最終只能理解自己建構的實在,因此宗教對關公的建構或歷史對關公的建構,都構築出人自認真實的認知。我們固然可從歷史的角度指出關雲長「只是個凡人」,但只要有人願意信仰宗教的關公,其作為「神的實在」就始終存在。

回到郭台銘身上來檢視,他究竟是信仰「宗教的關公」,還是「歷史的關公」呢?這不能只從他的言論來回答,還要同時檢視他的行為。

如果他信仰義薄雲天的關聖帝君,他就會一心懸念中華民國的興衰,一如演義中的關雲長對漢朝的耿耿孤忠;如果他只關注自己暫時的勝負,容不得任何人在自己前面,他其實在信仰歷史中的關雲長,他將會讓國民黨如同劉備般大敗於總統選舉,最終結束在台北城。

(作者為國立宜蘭大學博雅學部教授)

#關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