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反中大將、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波頓無預警「被請辭」,主因在委內瑞拉、北韓、伊朗及阿富汗等外交政策上與川普總統唱反調,與美中關係沒直接牽連,但台灣卻是喪失了40年來美國政府中最堅定的支持力量,在未來美中長期對抗競爭態勢下,台灣迴旋運作空間更遭壓縮,注定成為兩大強權角力的棋子。

波頓在美國政壇及外交圈可說是異類,從不掩飾好戰的鷹派色彩。他公然支持台灣的立場及論調也是前所未有,主張台灣具有完整國家地位,有資格參與聯合國,成為會員國。在去年春天被任命為國家安全顧問前3個月,他還揚言美軍應駐紮台灣,即使出任首席國安顧問後,也絲毫沒有降低支持台灣的聲量。

5月,他又與台灣國安會祕書長李大維在華府會面,更被視為台美關係重大突破與提升。波頓也支持出售台灣武器,強化雙邊安全合作關係,共同反制中共擴張,今年美國出售台灣M1A2坦克及F-16V兩項重要武器系統,他都扮演了重要角色。

川普政府的國安外交戰略做了重大修正,優先要務從「反恐」轉變為「強權競爭」,其中俄羅斯代表了嚴重的短期威脅,而中國大陸則是涵蓋軍事、經濟、科技及意識形態層面的長期競爭。美國國安外交決策官員從總統、副總統、國務卿、國安顧問、貿易談判代表都是親一色反中大將組成。但美國長期建立的制度化、由上而下、充分協調的決策體系在川普領導之下漸形瓦解,川普偏好強人政治,但個性衝動、浮躁,容易誤判,波頓意識形態僵硬,也容易誤判,雙方衝突難以避免。波頓下台嚴格來講,並不令人意外,但暴露出來的決策過程缺失令人憂慮。

在美中關係上也浮現很多問題,美國雖然已將雙邊關係定調為強權長期對抗,也策定了「印太戰略」,但缺乏具體的策略、目標與解決方案。中美貿易戰就是明顯例證,到目前為止,不但兩敗俱傷,現在想清理戰場,雙方要能光榮撤兵都有困難。為了連任與防止經濟衰退的川普如要與中國達成貿易協議,必須要在華為問題上妥協,如此又將面對來自如民主黨的內部強大壓力,陷入兩難,不過,波頓的離開似乎搬開一塊絆腳石。

台灣無論是國民黨或民進黨執政,都一貫親美,但民進黨基於意識形態及維護政權考量,採取「親美反中」立場,豪賭一場,現實是美國並未取得絕對優勢,勝負難料。

美國全面對抗中國的戰略不會因一個人的變動而改變,但堅強支持者突然離開白宮對台灣絕非好消息,更令人不安的是,川普的特徵就是善變、不可預測,自認為能周旋在兩強之間的民進黨政府顯然誤判形勢與決策錯誤,而後果卻要由人民承擔。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川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