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認為,習提「兩制」臺灣方案和民主協商,重點不是方案,而是協商。即把兩岸的對話,從「要不要統一」,導向「如何統一」。但習強調的協商對象,必須有「堅持九二共識,反對臺獨的共同政治基礎」。結果會是:民進黨沒有門票,但樂得出局;國民黨取得入場券,但笑不出來。

制度不是分裂的藉口

因為就國、共兩黨過去的鬥爭經驗看,民主協商就是統一戰線的運用。在那時候,統戰可不是用來「交朋友」的;但國共現在的關係,已大大不同。

二○一九年四月,我參加由華中師範大學主辦,在武漢舉行的「國家統一與民族復興」研討會。由於時間是在「習五條」發布後,故兩岸執政當局都很關注。與會的兩岸學者對民族復興有較大的共識;但對統一則有不同的看法。

我想,這就是制度不同的問題。習近平說「制度不同,不是統一的障礙,更不是分裂的藉口。」我同意分裂不能拿制度當作藉口,但統一卻必須克服制度的障礙。

涉及民主協商,我為大會撰寫的論文強調,應廣納百川。所謂「百花齊放,百家爭鳴」,提出的意見,可欲不見得可行;沒有可行性,當然就沒有可能性。但如果先入為主,有了定見再談,怎麼稱之為民主協商?

臺灣各種民調顯示,「一國兩制」是不受民意支持的。因為「一國兩制」既是統一後的制度性安排,臺灣又被視為一個特別行政區,故儘管中共不斷強調兩制並存,沒有誰吃掉誰的問題,但因存在中央與地方的差別,臺灣人民認為接受「一國兩制」,還是有被吃掉的感覺。何況,受香港「佔中事件」和所謂「反送中事件」的影響,「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踐,留給臺灣民眾的是負面印象,他們懷疑中共所提五十年不變的承諾,擔心臺灣會成為另一個香港。

放眼世界 對外開放

「望遠能知風浪小,凌空始覺海波平。」臺灣四面環海,站在這裡,更要有凌空望遠的視野。放眼世界,首先就要加強對外開放。歷史一再證明,大國崛起,必須對外開放;小國生存,更必須對外開放。臺灣應該懂得「開放則興,封閉則衰」的道理,因為臺灣當年創造經濟奇蹟,就是得力於實施對外開放的政策。中國大陸經過文革的「十年浩劫」,也汲取了包括臺灣在內,亞洲「四小龍」的發展經驗。

臺灣要加強對外開放,就必須和全世界所有國家發展經貿合作關係。

在臺灣,有人強調從世界走向中國;有人認為從中國走向世界。我認為兩者並無衝突之處。但要走向世界,就免不了面對中共的政治壓力。連戰說「兩岸一起賺世界的錢」,拓展對外經貿,不能忽視中國大陸的重要性。

在此,我僅提出兩項加強兩岸經貿合作的看法。

首先,臺灣應考慮參與「一帶一路」倡議。在馬政府時代,我們曾提出成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AIIB,簡稱「亞投行」)意向創始成員的申請,遺憾未被接受,原因當然和政治因素有關。

多數專家同意,第一,臺灣參與「一帶一路」有助於深化兩岸的和解,使兩岸從多邊主義的思維,考量在國際社會的互利共贏之道;第二,臺灣在經濟方面,已擁有吸引最優質人才,以及成為東亞下一個經貿中心的基礎建設與基本條件;第三,過去六十年來,臺灣在區域建立的綿密商業與人脈網絡,乃是臺灣無價的資產。臺灣位於東亞樞紐,較此區域任何國家在地理上更能掌握商機。

臺灣有參與一帶一路的有利條件;但參與的障礙,不僅是執政當局的主觀願望,更重要的是對岸的態度,是否還是一切都從政治因素考量。

其次,我們應加強推動兩岸共同市場。二次世界大戰後,法德共同參與歐洲經濟整合運動,提供了一個很好的經驗。法國前外長舒曼(Robert Schuman)於一九五○年代初提出「歐洲煤鋼共同體」(European Coal and Steel Community)計畫時,他有一個崇高理想,即把歐洲帶向一個經濟統一與政治統一的目標。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法、德兩國本為世仇,然而經濟的合作不但促進了兩國的和解,並且帶動了歐洲統一運動的進程。誠如美國政治評論家李普曼(Walter Lippmann)所說:「只有在歐洲中心出現法德的夥伴關係,一個歐洲體系才會存在;沒有法德夥伴關係,歐洲不可能統一。」兩岸同屬炎黃子孫,這種血濃於水的關係,遠非法、德兩國所能比擬。兩岸更有理由在國際社會相互扶持,攜手並進。

前副總統蕭萬長一直倡議兩岸共同市場,組成了「兩岸共同市場基金會」,也運作了許多年。他多次率領臺灣企業家代表團參加「博鰲論壇」,並與中共領導人多所接觸。我應聘擔任基金會顧問,和副總統多次交談,知道他的想法。蕭很低調,基金會現任董事長詹火生和執行長陳德昇教授,也都是在默默耕耘。

蔡政府上臺後拋出「新南向政策」,過去李登輝執政時也曾提出「南向政策」的構想,立意甚佳,但難以落實。賠錢的生意沒人做,商人的腦筋動得比政府還快,不會以吃老本來配合政策。蔡英文的初衷或許跟李登輝一樣,是想藉新南向政策引導臺商往東南亞布局,逐漸減少對大陸的依賴;但時至今日,大陸仍是臺灣第一大出口市場,第一大進口來源,也是臺灣主要對外投資地區之一。新南向政策或許能開拓市場,但無法取代大陸市場,更無法與中共的「一帶一路」爭奪市場,因為兩岸擁有的經濟資源和外交籌碼,實在無法等量齊觀。

我當然瞭解不能把所有雞蛋放在一個籃子的道理,我也理解蔡政府的新南向政策,還有經貿以外的其他考量,我更相信加強臺灣與東南亞的全方位、多渠道的關係,有其必要性。我只是提醒,要找活路,不能顧此失彼,不能捨本逐末;不能忽略改善兩岸關係,可以擴大臺灣對外開放的空間。

(系列完)

#臺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