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本成建國白皮書?

台灣當前隱含兩個不明顯卻重大的危機。一是台獨意識形態的歷史教科書,隨著今年高中新學期的開始,正式進入校園,將對後代無數青年學子進行無形的政治洗腦;二是立法會期即將審議的「中共代理人」立法,將授權行政部門審查兩岸交流行為適法性,認定違法即施以重罰,堪稱「法西斯條款」。在空前緊繃、勝負難料的2020大選之外,歷史教科書與中共代理人立法,將是另一場影響更為深遠,卻未受到足夠重視的文化與思想之戰。韓國瑜如果不能認清真正危機所在,台灣將自斷生機。

這兩件事不但是台灣的重大危機,更是兩岸關係的禍源,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理應嚴肅以對,表現卻讓人失望。他在新北大造勢發表的四大理念,其中前兩項「捍衛中華民國」與「熱愛中華文化」,固然意思到了,卻如蜻蜓點水,漣漪未生。要知道,中華民國的存亡,正受到各種明暗台獨勢力的步步進逼,台獨黨綱指導下的歷史教科書,將掏空台灣固有的中華文化,侵蝕兩岸關係根基,「中共代理人」立法則將最大程度阻絕兩岸關係,有識者莫不憂心忡忡。尤其攸關下一代歷史教育的課綱修廢問題,更是刻不容緩。

千萬別小看歷史課綱對型塑個人思想、乃至對社會與政治認知的影響力,課本根據課綱而來,而課本對學生的影響,又遠大於媒體對成人的傳播。一本教科書約有10年版權,1年有20萬學生使用,10年就是200萬,加上外溢效果,估計至少有400萬人將接受這種去中國化的歷史教育。

近20年來,民進黨兩度執政期間,都非常重視對歷史課綱的修改擬訂,馬政府時期卻未積極將錯誤的歷史課綱改回來,以致出現所謂「天然獨」世代,等到發現這是人為灌輸、刻意操控的洗腦教育結果,才驚覺為時已晚。

這次根據新課綱而來的高一歷史課本,更是變本加厲,從「台灣地位未定論」的強化宣揚、中華民國史觀斷裂不清;到大篇幅媚日去中,在台灣當代史中明列228事件和白色恐怖,但是在日本帝國統治部分,卻忽略乙未抗日戰爭、莫那魯道抗日事件及二次大戰的台灣慰安婦等血淚史。更以多元文化或海洋文化之名矮化中華文化主體地位等等內容,錯誤史實加上扭曲史觀,背後的政治用心,昭然若揭。

無論從精神傳承到現實生活,中華文化都是台灣的核心價值,去掉中華文化、中國歷史,等於是把台灣的文化、歷史、價值體系和現實利益「刨根挖底」。正如嘉義大學歷史系教授吳昆財所說,高一歷史課本有三大問題:第一,民族上去中國,用南島語族取代中華民族,甚至以血源DNA否定台灣人與中國人的關係。第二,文化上去中國中心論,以多元文化取代中華文化為台灣主流的歷史事實,而把中華文化降為跟東洋、西洋和其他外來文化同等地位。第三,國家治理上去中國,直接否定《開羅宣言》和《波茨坦宣言》,也就是否認中華民國治理台灣的基礎。

高中時代正是一個人蘊育思想、充滿理想的年紀,高中生雖然還沒有投票權,但他們很快就會投入參與,成為社會的新生力量;2020大選的勝敗著眼的雖是現在,但歷史教育的導正,影響的則是未來,歷史課綱必須擺脫政治的操弄,展現健全與多元化的風貌,絕對需要有更大的堅持。

韓國瑜去年能選上高雄市長,主因之一是他將「兩岸好,台灣才會好」的理念,融入經濟民生的「發大財」訴求中,感動了廣大民心。這次更上層樓選總統,他揭櫫「熱愛中華文化」,強調「儒釋道陪我們成長」、「大家去拜廟時問一問媽祖、關公」如何斬斷中華文化?韓國瑜的庶民語言,固然點明了兩岸同文同種、文化一家人的事實,強調了「文化中國」的認同,但套用柯文哲的理論,「文化中國人」只是1/3中國人,在經濟和政治上,台灣和中國又是什麼關係?韓國瑜沒有觸及。當民進黨藉由台獨史綱教科書掏空中國認同、透過中共代理人立法阻絕兩岸交流,韓國瑜身為國民黨總統提名人卻繼續打迷糊戰,認為「先當選再說」,那麼,韓國瑜和他曾經指責的「國民黨權貴」相較,又高明在哪裡?

韓國瑜堅持愛與包容,但在大是大非問題上不能含糊。香港抗爭風潮固然讓蔡英文撿到槍,韓國瑜也不能因而失去膽,在兩岸論述主張上陷入保守被動。

(系列完)

#中時社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