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參加第一期兩岸大學生文化體驗營活動漢字文化之旅已是五年前。從以文會友,見字如面,到第二期活動茶文化之旅的持續增溫,一期一會,有情人對茶以歌,直至今日「彩蛋之旅」──長城西段文化之旅。我們的旅行在此停滯,又從此開始。

針尖對麥芒的交鋒

初次透過漢字之旅認識大陸夥伴,是一場針尖對麥芒的交鋒。從「誰才是中華文化傳承的正統」到「文字演變的必要性及其合理性」,及至「當代博物館運營管理的改進方案」。台灣同學思考的角度,往往從人文關懷與社會規範下的道德準則切入,而大陸同學的思考方式則更加的「接地氣」,在對談中以深厚的文化知識底蘊作為基底,以當代中國的背景做依託,開展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

「求同存異」是第一次旅行後予我留下的深刻印記,在這一片幅員廣袤的大陸上,每一方的水土養出一方的人,每一個人的性格都是如此鮮明而強烈,像旗幟上的正紅被張揚而突出的展現。

到了第二期的茶文化之旅,許是因為換了個主題,所有人突然都顯得內斂而婉約。在台灣這一步一景的小地方上,茶把人薰陶的身心柔軟。我們會在夜半與室友聽雨對酌,會在夜色的包裹下慢慢展露出自己最真誠而放肆的青春,暢聊對未來的期許,交流不同的生活方式,但及至白晝,我們的張揚又像是露了怯,慢慢地收縮起來,拖曳出一幅歲月靜好的畫。

在兩次旅行結束後,我因個人考量赴北京求學,故得以更深入的探究這片土地上的傷痕與新芽,見證彼此的快速變遷與茁壯。我在潛移默化中影響著我身邊的大陸朋友,而他們的故事也深刻地融入到我的血肉之中。

認知不再非黑即白

你的成長中有我的青春。

對比五年前後的差距,最大的差異反而不是我與大陸同學之間,而是來自於我與我的台灣朋友之間。這五年,我的足跡遍布了半個中國,我閱覽了大陸崇山與荒漠的磅礡,對照了字裡行間的年歲與日月,我與我的同學們晝夜不捨地在學術問題上鑽研。

當對一個地方的認識越多,見識過無知帶來的階級落差與折疊世界中的繁華與落魄,我已然不如初來乍到時的堅定,對這塊土地不再有了非黑即白的認知,而我個人的經歷,也很難透過文字具象化的一一細述,這也致使我在回到台灣生活的期間,往往有亞細亞孤兒之感。一日三餐,四季在不知不覺中,已與我最熟悉的家鄉有了割裂,而這樣的差距投射在我與周遭朋友的交流中則更為明顯。

家豪是我在體驗營中最熟悉的台灣友人,在這十天的長征旅程中,他藏起了過去的尖銳而變得柔軟且慈悲,對待事物依然如過往般有著獨特且深刻的理解,但我們已經不再試圖去用言語在同一個觀點上與大陸同學迴旋,而學會了在嬉笑怒罵中置入自己的體會。

社會的洗禮讓我的朋友變得沉穩且安然,曾經的我們亮眼而灼熱,一不小心就會燙傷別人,而現在的他卻像是被打磨過後的碎鑽,在角落中用塵埃掩住其鋒芒。

關係就像家人一樣

偉銘是我在體驗營結束後,因學術衝突慢慢熟悉起來的大陸同學。這五年的積累讓我們的關係像家人一樣,破除了地理與時間的藩籬。初初見面時他還是一個毛躁的孩子,性格直爽而執拗,潛藏著與生俱來的大男子主義,卻有著如風吹就跑的弱柳扶風之姿。我見證了他在五年間不間斷地向著他所設定的目標而努力,本來一逗就紅的臉皮子蹭著年歲增厚,從一個青翠的少年茁壯成為一株需要人合力環抱的巨木,並在此次交流中,替代了我們這些「老人家」成為兩岸對話的中流砥柱。

茂莎則是我們所有人的小妹妹,她始終堅守對知識的熱忱與敬畏。時光讓她成長為一個出挑的女孩子,並進化成了一本移動的百科全書,每每在一同瀏覽歷史名勝時,三五千年的時光伴著我們的步伐重生隱現,她對祖國一景一物的熱愛與她青春靚麗的外表相輔相成,是我身邊的大陸朋友中,對腹有詩書氣自華這句古語最好的體現。

而顏博士自我認識她起,始終是以不變應萬變,對萬物的存在波瀾不驚,心生憐憫,心中自有一方天地,而常人僅僅在她揭露一小塊方巾時,方能窺探裡頭的乾坤。

友誼經過歲月考驗

此行並未與我們共同遊覽山河湖海的陳瑤與之琳,在微信上全程參與了我們長城西段之旅的直播。她們是我心中的白月光。我們皆離開故土在異地拚搏,即便身處遙遠卻從未忘記共同積累的情誼,在線上共享日常的風起雲湧及芝麻蒜皮。這幾年的時光中,我們各自實踐了「飄洋過海來看你」的真諦。

真正的友誼應如茶香清甜,又經得起歲月消磨的考驗。他們構建了我日常的調味,我的成長中有他們的青春,彼此的茁壯也脫不開這些年的相互扶持。

很多人說,觀察一個人的朋友圈,就能夠得知這一個人的品行。與他們的相處就像是補足我對世界的另外一種想像,我希望自己對他們的影響,就如同生活中的風聲雨聲,是不可或缺的必須,因為他們於我心中亦如是。(本文為長城【西段】文化之旅──第十一期兩岸大學生文化體驗營心得文章)(林秉慧/台北)

#大陸 #文化之旅 #兩岸交流 #台灣人在大陸 #兩岸徵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