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之革命思想,完全得之於香港。」說這句話的是孫中山,中國國民黨總理,中華民國尊為國父。

1923年2月19日孫中山在香港大學演說:「我之思想發源地即為香港。至於如何得之?則30年前在香港讀書,暇時輒閒步市街,見其秩序整齊,建築閎美,工作進步不斷,腦海中留有甚深之印象。」「我之革命思想,完全得之於香港。」

2010年,台灣「台港策進會」與香港「港台協進會」在台灣舉行第一次聯席會議,台港兩地政府官員首次同台,當此歷史新頁,時任陸委會主委賴幸媛的講稿裡重提了孫文的「我之革命思想,完全得之於香港。」賴幸媛的演講提到了當時港台熱映的香港電影《十月圍城》,片中孫中山和興中會成員密謀革命、矢志創建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孫文護衛隊」成員情義相挺、以身殉道的身影,風靡了些台灣觀眾。

《十月圍城》反映了香港在民國近代史上的關鍵地位:孫文在香港成立了興中會總機關、出版《中國日報》、參與籌畫廣州起義與惠州起義等武力革命,當時的孫文三十出頭。孫文等人的故事,是無情歷史洪流中,青年男女們的熱情與痴情,鮮活地發生在香港這片土地上。香港,創建中華民國的發源地。

賴幸媛當著香港高官大談武力革命,讓一向對國民黨冷嘲熱諷的《蘋果日報》也側目。香港《蘋果日報》評論說:「曾俊華聞革命,淨係講食。」《蘋果日報》寫道,賴主委以豪邁語調指出「香港,是國民革命的發源地」時,港官對武裝革命,坐立不安,直情面如土色。台灣高官做足功課,由近而遠以百年歷史講台、港關係,財爺「曾俊華」說的是,台港兩地街頭美食可以互補,台灣有鳳梨酥、小籠包,他最愛;香港絲襪奶茶、蛋撻、菠蘿油、西多士等,大力推薦給台灣同胞。

賴幸媛的講辭有句話另有深意。賴幸媛說,因為這段中華民國武裝革命的歷史,讓她這位生於台灣、長於台灣的「正港台灣人」,覺得與香港血脈相連。這句話可以另面解讀,當初在賴主委講稿初稿寫下這句話,我的用意是,香港以及香港遙奉的北京政府必須正視中華民國存在的客觀事實,若沒有中華民國,土生土長的台灣人與香港何關?因為中華民國,台灣與香港的血脈更濃,這個血脈,不是種族的修辭,指的是華語的精髓-正體文字,在台灣與香港都獲得了保存,兩地語不同音,但書同文。這個血脈,表面訴諸血緣其實強調政治意涵:祖先來自中國大陸的漢人居民在這兩塊土地上開展了和中國大陸迥然不同的生活方式與政治制度。血脈相連,不只是因為中華民國上世紀濫觴於香港,今日居於台灣,也因為一九四九年國民政府敗離大陸後,有香港人仍以中華民國為正朔,雙十節掛著青天白日滿地紅旗。更重要的是,孫文在香港組織革命宣傳的三民主義,在他去世後在台灣土地上有實踐的機會,台灣的土地改革就是民生主義的範例。

孫文說「我之革命思想,完全得之於香港。」那他參與建立的中華民國,今日從香港可以得到什麼啟發?

主張「一中各表」的國民黨,若真堅持中華民國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那賴幸媛主委的演講,就該是國民黨面對香港的基調。在這基調上談反送中,不只說給香港人聽,也是說給台灣人聽:「中華民國派」矢志守護台灣的政治制度與生活方式,所以當香港人擔憂既有生活方式被改變時,在此關口,國民黨挺反送中。建議國民黨內的進步青年思考,香港的反對運動不該定調為泛民煽動的反共恐懼、顏色革命,反送中在某些角度,與台灣的太陽花運動有相似之處,當然有民粹,有族群主義,但對大陸統治的恐懼不純粹因為情緒動員而誇大,香港年輕人有著對經濟前途的現實憂慮。

國民黨應該鼓勵、支持該黨的年輕人、國會助理多跑香港,與反送中運動左右各派的年輕人對談。反送中運動裡,有香港年輕人擔心「鎖住逃港資金」,也有NGO團體關心居住正義,就算孫中山的平均地權與香港的公屋政策時間上距離太遠,年輕人無感,但台灣年輕人關心的房價與社會住宅,一定可以在香港年輕人間找到共鳴,不管是歷史或是現實兩地年輕人可談的很多。可以大聲告訴香港人說,反送中的街頭轟烈可敬,當年國民黨的祖師爺在香港可是搞武力造反的。

面對反送中,國民黨新聞稿強調反對「一國兩制」,力道不夠。大陸對台官員都說了,「一國兩制」在台灣沒市場。習近平重大談話提「一國兩制」,因為那是鄧小平傳下來的,形式上非提不可,「一國兩制」不是習近平自己的語言,更不是大陸對台的當下主調。關於反送中,民進黨的表現則窩囊,黃之鋒希望台灣修法接納香港政治難民,蘇貞昌院長說台灣的制度完備足以運作,白賊說謊。如果制度完備,為何民進黨還提案修法?要堅定中華民國立場,凸顯民進黨的偽善,國民黨應該赴香港一趟,至少年輕人去。

(作者為倫敦大學伯貝克法律學校博士)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