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學建在港島半山上,拾階而下,幽幽傳來洋人間英語交談,時光彷彿停留在張愛玲《第一爐香》的葛薇龍第一次進走姑媽半山別墅晚會的殖民時代。然而,除卻這一隅,香港早已天翻地覆,新政治權貴面向北京,說著普通話的內地人盤倨半島酒店……

儘管港人抗爭已如火如荼進行了3個月,我卻為香港的命運感到淒涼。北京的態度已明確表達一國兩制是失敗的;或者說,鄧小平設計的一國兩制,包括港人治港及經濟制度不變,是回不去了。要維持真正的一國兩制,就須做到政治與經濟的隔離。然而,自九七後的20餘年,大陸不斷向香港輸出資金與建設,包括港水內送、港珠澳大橋與一地兩檢等,無一不是加速香港導向內地的整合。當香港與內地越無差別,一國兩制越無實踐之可能性。

更有甚之,北京沿用了殖民時期的買辦體系來達成以經濟力整合香港目標。由於香港土地為公有,政府每年標售部分土地供地產商開發。根據經濟學人資料顯示,標售所得占港府全年預算的27%,故港府與地產商間形成了共生關係,使得地產建設數十年來被自殖民時期即參建的少數港商如會德豐(吳光正)、恆基兆業(李兆基)與新鴻基(郭得勝)等壟斷。這也是林鄭月娥特首在爆發港人大規模遊行抗爭後沒有跟社運人士,反與企業界會面的原因。

這些地產商以量制價,牟取最大利益,故市場上釋出的房屋數量有限,且因大陸打房政策使得熱錢流入香港炒房,導致香港房價與所得比為全世界最高,高達20倍。高房價苦了一般人買不起房子,卻讓地產商與內地富豪變成肥咖中的肥咖。港大本科畢業生平均月薪約港幣兩萬元,卻只能用來租油麻地的12平方米小套房,然後不吃不喝不穿不玩,再努力工作也擋不住買辦資本家與政策的壓榨,於是年輕人無望了,憤怒了,他們上街頭抗爭,關心政治。

社運人士喜言:「今日香港,明日台灣」,其實昨日台灣已走過香港之路。馬政府時期的先經後政主張,初期未對大陸熱錢來台炒房限制,造成房價飆漲,年輕人飽受高房價之苦,也使國民黨於2016年再度失去執政權。北京接連在台灣與香港經驗中終於體會,不能僅仰賴經濟力作為整合基礎,更不能透過買辦系統分配資源,反造成貧富差距愈增,厭中派當道。

台灣因為兩岸分治,且有民主政治基礎,目前尚不用面對最終審判日,但香港命數似乎已到盡頭。香港雖面臨有史以來最激烈及最久的街頭抗爭,但那也因為是無望後的拚命一搏呀!葛薇龍在新年的煙火里受到鬼佬的騷擾,一個驚醒,港人發覺鬼佬的面孔已換成有著滲黃膚色的猙獰容顏。港人何時才能從惡夢中醒來?

(作者為元智大學資訊管理學系教授)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