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行旅見兩性平權的差異。

旅行中印象最深刻的,除卻我們一路研習的長城知識外,就是各色各貌的台生陸生交會出的兩岸差異。

記得某一日抵達旅店時,某位台灣女生幫忙一同從車上搬行李,卻被同行的大陸男生阻止,因為「這件事情不能交由女生來做」,男性應當承擔更多責任,包含重活、髒活等等,這樣的精神普遍存在於多數大陸人的心中,並被身體力行的實踐。

●兩性平權觀念迥異

同行的苗林在暑期結束後要來北京清華讀書,他需要獨自一人扛著兩大個行李箱和手提包,站與坐十六個小時的火車從家到北京,除去路程的顛簸和擁擠,他還須扛著行李在北京地鐵站中上上下下的浮沉,但即便如此,他也只是輕描淡寫地告訴我這些事他都習慣了。

大陸男性朋友經常對我說,大陸的男生在婚戀這件事上競爭激烈,為獲得更好的婚姻籌碼,必須努力地過上上層階級的生活,才有財力去負擔結婚成本。這些概念與行為在大多台灣人眼中,可能都該是博物館的展品了,我們從小接受的教育是男女平權,我們應該一同分擔重任,即便體能上有差距,也應當盡力完成,故而台灣不曾出現「女生節」等凸顯某一性別特色的節日。

我在台灣實習時,曾有一次需要下樓取重貨,老闆派我的男性同事下樓搬運,同事便直接地反駁:「這件事情我也不想做,我也會累,女生也應該要幫忙。」這樣的概念根深蒂固的深耕在我們的價值觀中,因而每每看到大陸文化中為某一特定性別狂歡時,我總會有隱隱的擔憂。

當代中國女性既希望獲得尊重,比如獲得更好的晉升機會與男女平權,又不想放棄站在這個身分中所享受的「好處」,如男性應當承擔更多的約會成本,勞務付出等,真正的平權距離現實社會的距離該有多遠?

●對宗教知識的景仰

無神性的國家中對宗教知識的景仰與尊重。

若對比現在的中國頂尖知識分子與台灣學生在國學底蘊上的差異,多數台灣青年的知識儲備可能僅是一池清淺。

台灣的教育更重視通識教育的培養,關於四書五經的學習與中文能力的強調,已在多次的教育改版中面目全非。而這一代的大陸知識青年,他們透過高考積累超出一般水平的語文能力,並在年輕一代中不斷地透過考核強化對中文能力的要求。

這一批大陸學生已經在過程中養成了自主學習的習慣,並在此之後孜孜不倦地在各個領域廣泛涉獵與耕耘,相比之下,台灣的學生更多是在進入大學的那一刻,就停止自主閱讀書籍與吸收非專業領域外的知識,因而當雙方面臨到需要大量文化背景作依託的場合時,台灣學生往往有更多鮮活的創造力,而大陸學生在文化領域中的優勢卻更加明顯。

●牽掛已久的莫高窟

作為一個佛教徒,這次的旅行其實讓我非常的期待。在重走絲綢之路的過程中,我們歷經荒漠的炎酷與沙塵的洗禮,追尋著湮沒在大漠中的文明;我們復刻著古人曾經留下的足跡,去遙想千年前這片土地上曾經擁有過的輝煌。其中,莫高窟是我牽掛已久的明珠,對它的景仰長存於心中,但直到這次前來我才發現,我一直對於這個包覆著神祕宗教色彩的聖地不求甚解。

這一趟與大陸同學的旅行,讓我驚訝於在這個無神論的國家中,依然有這麼多人深入了解佛教的理論與其歷史背景,並能夠從不同的角度切入與專業人士探討自己的困惑;而我,就如同劉姥姥逛大觀園一般,對大家激烈的爭論感到好奇且不解。雖然我深耕佛教多年,對這些知識卻仿若初見,我甚至從來就沒有聽說過「飛天」!

上至專業的研究人員,下至一般在此生活的民眾,對於當地文物保護都隱含著責任與關切。在一次與當地司機聊天的過程中,他談到文化大革命時期,敦煌市內的廟宇被破壞殆盡,而莫高窟因地處遙遠,在文革期間從市區到洞窟需乘坐馬車三天,故僅有少部分的人民為了還願才會經歷這般地跋涉,幸而能在浩劫中留存,但即便是這樣遙遠的莫高窟,也無法避免不遭受人為的破壞。言談間,我能夠感受到那一代人的無奈與心痛,他們所親歷過的波折,是只有遭受過生活磋磨的人才能體會的隱痛,而我自身也透過這段對話,對當地的歷史有了另外一層的認識。

▲參透表象看見真相

破除掉已有的成見去真正領略我所學習到的新知,也許才能參透表象,看見那些將說未說的真相。在這段旅程結束後,我也將返回台灣,結束我在北京四年的求學生涯。這四年在這片土地上所認識與熟悉的人事物,將會是我未來啟航的養分。我始終相信,分別是為了更好的遇見,是為了久別重逢後,又能與彼此溫故而知新。

過去的陪伴,我們完整了彼此的年華,願下一次的出走,是在不同的文化與視界中彼此成就。(本文為長城【西段】文化之旅──第十一期兩岸大學生文化體驗營心得文章)(林秉慧/台北)

#大陸 #文化之旅 #兩岸交流 #台灣人在大陸 #兩岸徵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