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台銘距離獨立參選只有一步之遙。所謂「虎死留皮,人死留名」,郭台銘真的該在乎的,是留給世人何種評價。這也是所有巨賈富豪關切的,所以比爾蓋茲、巴菲特都捐出鉅款成立基金會來行善積德,未來也會流芳百世;而郭台銘成立永齡基金會、捐助台大癌症中心等公益作為也在台灣傳為美談。

我想對郭台銘說的是,您的企業成就無與倫比,但是,人生中許多事真的是由命運或環境決定、非個人所能勉強,即便是富甲天下也必須認命,否則可能後悔莫及。

1996年我當選雙和地區國大代表,雖然只是兼任,但還是耗費心力服務選區,因受到地方好評,自然想「更上層樓」參選立委。但當時我所屬的新黨氣勢已弱,所有親朋好友都勸我,若無法加入親民黨參選就別選,以新黨參選必敗。但我油然生起黃花崗七十二烈士的壯志,毅然決然想讓選民來決定我的命運。再說,憑我美國名校博士、台大教授的經歷,應可被選民認同吧?於是,我打死不退,決定就算戰死沙場,也要當新黨的「關燈人」!

果然,我在2001年「求仁得仁」,不僅慘敗,票數只有選國代時的1/10,而且負債累累。這就是未能深思熟慮、從善如流,堅持我執我念的結果。從此我完全退出政壇,沉寂了17年-就像另一個韓國瑜。

我想對郭董說的是,在面臨人生的關卡時,若無法清明地思考,被眼前某些虛名假利的幻覺所蒙蔽,被另有所圖的花言巧語所煽動,陷入「自我感覺良好」時,就可能墜入萬丈深淵,再回首可能早已屍骨無存。這就是我參選立委之後,痛徹心扉的深刻反省。

您馬上就要做出一生中最重大的抉擇,我不能強迫您要選或要退,但誠摯地奉勸您,要思考您在歷史中的定位,是要選擇「成就中華民國在台灣復興的關鍵」,還是「敲下中華民國在台灣敗亡的喪鐘」,要成為中華民國的「劉伯溫」,還是「吳三桂」?

有錢,不一定就要任性。您可以成為台灣的比爾蓋茲,或讓台大因您的幫助而偉大,蛻變成華人區的首選大學,或有其他更佳回饋社會的選項。我最後的叮嚀是:別成了中華民國的歷史罪人,否則連累了關老爺和媽祖婆,未來您在台灣恐難以抬頭。

(作者為前商業發展研究院商業政策所所長)

#郭台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