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廷對臺灣的治理政策初期採消極的防守與封禁,一者是怕臺人據險為亂,反清復明;再者是怕漢人侵耕番地,引起漢番衝突。臺灣的開發,大抵是由西而東,由南而北,但由於漢人不得進入番界的山禁和禁止偷渡的海禁政策,再加上清廷對臺灣的漠視與輕率態度,臺灣的開發情況一直不佳。同治十年(1871年)牡丹社事件發生,十三年(1874)日軍侵臺,清廷察覺到臺灣受到外人之覬覦,才派沈葆楨處理臺灣防務,積極經營臺灣。

素有台民難治之說

淡水同知是臺灣重要的職務,據道光十三年(1833)來臺任北路理番同知兼鹿港海防的陳盛韶在《問俗錄》中之記載:臺灣因為孤懸海外,是個移墾社會,臺民多為沿海底層社會之移民,游民特多,嫖賭、摸竊、械鬥、樹旗之事所在多有,地方「總理」又流品混淆,清濁不分,而且經常變亂黑白,武斷鄉曲,即使富戶也不重讀詩書,講禮義,更遑論一般貧無立錐之地的百姓,那裡有能力讀書識字,以致於學校不振,文風日衰,因此,素有臺民難治之說。

復因至臺為官,除離鄉背井外,還要冒著生命危險橫渡人稱黑水溝的臺灣海峽,此地番俗又與漢民不同,漢番雜處,時有衝突,故官員皆不願來臺做官,凡是發布任命至臺的官員,莫不活動請託,早日設法離臺,將至臺為官視為畏途。所以早期來臺官員皆不久任,也無心治理,但求早日回歸內地。

陳星聚接任淡水同知前,淡水同知已換過一百一十任。原淡水同知王鏞,因考績太差,被調往他處,換上原廈防同知馬珍續任,但馬珍不久便病逝任上。因為臺灣當時隸屬福建省,朝廷只得依定例在原福建省的官員中覓員接任。

閩浙總督與福建巡撫在給同治皇帝的奏褶中特別強調淡水同知一職需經營倉庫錢糧,承審命盜案件,所轄地方廣闊,負山濱海,而當地民情浮動,械鬥成風,加上與生番界鄰,控制與巡防事宜責任重大。以今日臺灣的區劃而言,大抵從大甲至基隆都屬淡水同知管轄範圍,因其權責重大,偏鄉距府城渺遠,遇事得賴官員持平妥辦,才能安定人心,所以必需選用一位精明強幹、潔身自守、熟悉海疆事務者,方足以治理。而陳星聚才行俱優,有為有守,且在閩年久,熟悉海疆情形,若能補升淡水同知,必然洵堪勝任,於海疆防務亦大有裨益。在總督、巡撫聯名舉薦下,陳星聚成為淡水同知一職的不二人選。同治十二年(1873)八月,陳星聚赴淡水接印視事,開啟在臺臨民視政的日子。

漢人入臺移墾,胼手胝足,「蓽路 藍縷,以啟山林」。至沈葆禎以福州船政大臣身分奉命經營臺灣時,除了臺南附近,中、北部的開發稍具規模,廣袤的沃野開發程度依然很低,多屬番社。當時臺灣屬於福建省內的一道,設一府(臺灣府)、四縣(臺灣、鳳山、嘉義、彰化)、兩廳(淡水、噶瑪蘭)。

沈葆楨認為治臺的首要工作在「開山撫番」,他有計劃地移民漢人,在恆春築城設縣、改噶瑪蘭廳為宜蘭縣,一南一北成為控制南北番地的中心,並且重新調整臺灣的行政區劃,尤其側重北臺灣的建置與規劃。他建請設臺北府,改淡水廳為淡水縣,縣治艋舺,另增設新竹縣,縣治新竹。將雞籠改為基隆、置通判,總轄於臺北府,府治艋舺。

身兼二職 籌建台北城

為有效督辦臺灣防務,他上書奉請閩省巡撫駐臺,以俾大力督促開發臺灣。事雖未成,但清廷同意閩撫自此冬、春二季駐臺,可見清廷對於建設臺灣,也視為一當務之急。沈葆禎對北臺灣的建置改革,讓臺北日後成為繼臺南之後的另一政治中心。而當時臺北城尚未建設,要設臺北府,首要的工作就是建城,在閩撫不能四季駐臺,而臺灣府又遠在臺南的清況下,臺北城的興建責任就落到有地利之便的原淡水同知陳星聚的身上。

這位苦幹實幹的陳星聚不但負責督建臺北城,還代理了三年有餘的臺北知府,同時也是清廷補升的第四任臺北知府,更是第一位真正在臺北府城上任的臺北知府。在他的努力與堅持下,臺北城不但完成興建,更帶動經濟的蓬勃發展,致使臺北的重要性與日俱增,中法戰後,進一步取代臺南成為全臺的政治樞紐,歷經百餘年而不衰,亦帶動全臺近代化的開展。

而戮力從公的陳星聚則在中法戰後因積勞成疾,疽發於背,逝於臺北知府任上。陳星聚大器晚成,四十八歲始為官,至六十九歲病逝,前後二十二年,其中有十三年的歲月在臺渡過,直至殞命於其一手創建的臺北城為止,清廷特別追封他為「三品道臺」以表彰他在臺北知府任上的貢獻,而臺北也為他修建「陳公祠」以為紀念。

過去治臺灣史者,於沈葆禎、丁日昌、劉銘傳輩皆記述良多,卻顯少人知道陳星聚,若無陳星聚,便無今日的臺北城,故值此臺北建城一百三十三年,臺北升格為院轄市五十年,陳星聚二百年冥壽之際,我們除了應當緬懷為臺北築城的陳星聚外,更當對其人其事詳加探討,以彰顯他在臺奉獻開創的功績。

有關陳星聚至臺以後的政績及他在教育、文化、民間信仰、社會救濟、撫番、抗敵各方面的建樹,都有專章分述,以期全面檢視這位臺北知府的為人與施政,讓我們對於陳星聚的歷史定位有一客觀的視野,更期待能拋磚引玉,讓更多的臺灣民眾認識陳星聚,了解陳星聚對臺灣以及臺北城的貢獻,以俾投注更多的研究與關注。先人為斯土斯民所盡的心力,所做的努力,在我們享受成果的同時,亦當緬懷辛勞,為他們在歷史的扉頁中記錄下真切的身影及行誼,飲水思源,唯有感恩與體諒,方能有助於臺灣社會的和諧與發展。(待續)

#陳星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