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交36年的索羅門群島終於與我斷交。雖然屢次傳出邦交不穩的警訊,但是因為有美國老大哥出面斡旋,甚至連副總統彭斯都約了索國總理面談,再加上索羅門總理蘇嘉瓦瑞1個月前才將兒子送來台灣念書,索國總理執意與我斷交,甚至不惜口出惡言,既稱「台灣毫無用處」,又揚言將我駐索大使以干預內政驅逐出境,這樣絲毫不留情面的斷交,還是很令人錯愕難堪。然而這個連斷6國邦交的尷尬政績,因為蔡英文總統「絕不受中國威脅,不任人予取予求」的回應,又再度喚醒支持者對辣台妹「捍衛主權」的喝采,1日內有15萬人上臉書為蔡英文按讚。

可惜辣台妹撿到的這把槍,槍聲沒響多久,就被更大的新聞蓋過。中索斷交後的深夜時分,郭台銘發出的不選聲明讓全台灣滿地都是眼鏡碎片。本來以為郭董已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沒想到在登記連署前夕懸崖勒馬,聲明中最後一句「我依然是永遠的中華民國派。當中華民國需要郭台銘的時候,郭台銘永遠都在。」感動許多人。

我想起《聖經》故事中有名的故事:所羅門王向上帝祈求賜予智慧,以便能判斷民眾,辨別是非。有次兩個婦人爭奪一個嬰兒,都稱孩子是她們親生,誰也不肯放棄。所羅門王看兩人爭執不下,便喚人拿刀來將孩子劈成兩半,兩婦各取一半。其中一個婦人就說:「不求我主將活孩子給那婦人吧!萬不可殺他。」另外一個則說:「這孩子也不歸我,也不歸你,把他劈了吧!」誰是孩子真正的母親,立即清楚了。

不論黨派的候選人爭逐總統時,都宣稱是愛台灣。參選、不選,誰比較愛中華民國,有時不需要所羅門王的智慧即可判別。如果郭董能夠成立真正獨立自主,具有專業實力的智庫,集結人才對台灣的政治建設、經濟發展、社會政策、環保需求、科技布局及軍事戰略等進行長期研究,提供國家施政的針貶與方針,更能幫助中華民國永續發展。

智庫的優劣良窳攸關一國的競爭力,美國可以長年稱霸與美國智庫之多有關。全球約有6500個智庫,60%集中在歐美國家,單單華府就有400個智庫。智庫可以為政府儲備專業人才,將學術碩彥精英轉換為重要的決策者或執行者;智庫也為政府輪替後的去職官員,提供持盈保泰的棲身處所,延續積累他們的經驗,蔚為後用。

筆者曾經在美國布魯金斯研究院擔任訪問學者,該院被譽為公共政策、國際、外交等項目上全球第一的智庫,在美國與國際上都扮演重要角色,深具影響力,長年以來提供重要建議,例如二戰後倡議歐洲經濟復興計畫以及聯合國的建立;80年代開始,鑑於美國政府債務快速膨脹,轉向強化政府財政收支,倡議成立國會預算局,專職監督政府預算;又在金融管制鬆綁、福利政策、稅改政策以及外交政策發揮其重要的影響力。

百年前在聖路易經商致富的Robert Brookings獨具遠見,散盡家財建立布魯金斯研究院,為美國百年來的國強民富,奠定基礎;百年後的郭台銘,可以更具體落實他關心台灣、關心人民的心願,藉由成立智庫參與政治事務,讓自己的影響力,不致隨總統任期而終,綿遠流長!

#郭台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