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與索羅門群島斷交掀起不少波瀾,政府層峰一切推諉卸責的態度,更是荒腔走板,不知反躬自省。相對地,在此必須要向所有外交人員表示敬意與支持,雖然未能力挽狂瀾,但仍是非戰之罪。這主要是因為政府台獨路線錯誤,才導致無法收拾的結果,正可稱謂「將帥無能、累死三軍」,方向錯,自然輸。

此次的斷交事件與以往有些不同,一般情況是在有斷交風聲之後,大約在幾天內就會發生,因為事涉敏感,相關各方自然都要保密到家。而索國卻拖了好幾個月,其中自然有外力的因素介入,而最重要的角色當然是美國,但最後仍徒勞無功。

台索斷交也引發華府關注,聯邦參議院外交委員會還邀請美國國務院亞太助卿史達偉在聽證會上說明美國的印太政策,除香港議題外,台索斷交也成為會議重點,多位參議員還要求美國行政部門採取行動,這是前所未見。如今美方有意亡羊補牢,訂定「台北法案」,來阻止未來可能類似的斷交案例。

就以索羅門群島案例來觀察,美方確實也下了一番功夫,積極為台灣奔走,但仍無法挽救。國際政治博弈,就是赤裸裸的權力與利益的交易。以美國如此超強的地位,仍無法讓只有60萬人口,同時人均GDP只有2000美金的索羅門就範,豈不怪哉?除了索國自身利益的考量,比如有意引進大陸的勢力與美、澳相抗衡等,美國對待小國頤指氣使的態度更是關鍵。

相對地,如今大陸以一帶一路的援助政策濟弱扶傾,共建雙贏,自然略勝一籌。再者,若索國提出疑問,為何美國可與大陸建交而我不得?那美方勢必要更加威逼利誘,才能回答此問題,但是美方真的願意嗎?索國的案例可證明,美國確已黔驢技窮。

如今我邦交國還剩16國,美國國會有意加大力道來維持我外交現狀,確實也是用心良苦。但其策略的重心還是直指北京,以便削弱大陸的外交影響力,為台灣拉攏邦交國只是手段而已,一旦美中之間達成階段性妥協,台灣將再度變成美國的絆腳石。

日前傳出我中美洲友邦海地有意與我斷交,在南太平洋友邦吐瓦魯也可能生變,主因該國友台派總理去職,而新任總理對台政策不明,是否生變,仍有待觀察。與此同時,當韓國瑜準備10月分出訪美國之際,外交部正訂定《外交部協助直轄市市長出訪作業要點》,要求駐外單位堅守行政中立,不涉入駐地僑界、政黨、後援會或募款餐會等造勢活動,引發「卡韓」質疑。但從另一角度觀之,韓國瑜訪美行程一切自理,也可達保密效果,未嘗不可。但政府對外無方與對內打壓的狹隘心態,確實不當。

(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研究員)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