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知名導演杜琪峯19日請辭「金馬獎評審團主席」,震驚影視文化圈。儘管杜琪峯以「電影投資方製作合約所限」為由請辭,沒有做太多說明,但箇中緣由大家心知肚明,與大陸官方決定抵制金馬獎有關。

金馬執委會及主席導演李安已對杜琪峯的處境表示理解,也祝福杜琪峯新作順利,並運用自己的人脈關係,緊急商請台灣電影界的大老、導演王童出任評審團主席。王童身為本屆金馬獎終身成就獎得主,卻又擔任評審團主席,嚴格說起來,處境有點尷尬,但這實在也是不得已的情況。金馬獎預定在10月1日公布入圍名單,11月23日舉行頒獎典禮,時間如此急迫,王童願意臨時上陣救火,足見他與李安的交情深厚。

然而,今年甚至日後的金馬獎,所遭遇的挑戰與考驗,卻很難再憑藉著少數影人之間的私人情誼化解危機,因為兩岸關係的冷凍、冰封,已經從政治、經濟,一路蔓延到了文化領域。金馬執委會今年6月宣布,杜琪峯出任評審團主席,當時杜琪峯說,金馬獎是華語電影的至高榮譽,他非常榮幸能夠為金馬獎服務。

8月7日,大陸國家電影局宣布,暫停大陸影片和人員參加今年在台北舉行的第56屆金馬影展;接著部分原本已經報名金馬獎的香港電影,包括劉德華和古天樂主演的《掃毒2》等,也決定取消報名。同時,大陸決定與金馬獎同一天舉行金雞百花獎頒獎典禮,互別苗頭的企圖非常明顯。

許多人說今年少了陸片與港片的金馬獎,星光將會黯淡不少,但這樣的結果並不只是台灣的損失。華人世界最多元、自由與開放的台灣,向來以文化的包容與融合、創意的開展與實踐著稱,華人最早設立的電影獎─金馬獎的發展歷程,更具體而微地呈現了兩岸四地、乃至於華人流行文化與影視創意交流、茁壯的軌跡和成就。

此所以擔任第50屆金馬獎評審團主席的大陸明星李冰冰說,金馬獎是所有華人電影獎項中「含金量最高的」;以長片處女作《爸媽不在家》摘下第50屆金馬獎最佳劇情片、最佳原著劇本、最佳新導演等大獎的新加坡導演陳哲藝說,沒有台灣的新電影,他很難走出這樣的電影路。曾兩度拒絕金馬獎的蔡明亮,在2013年拿下金馬獎最佳導演獎時有感而發說:「讓一個馬來西亞的僑生和金馬獎吵架,然後又拿了它的獎,這種事只有台灣會發生。」

2016年「年度台灣傑出電影工作者獎」得主導演趙德胤致詞時表示,台灣翻轉了他的命運,讓他這樣一個來自緬甸的貧窮小孩竟然能夠拍電影得獎;甚至在大陸無法上映的批判性電影《大象席地而坐》,2018年在台灣得到了金馬獎最佳劇情片大獎,一些大陸影人還特意來台觀賞此片。

台灣作為華人文化一扇明亮開敞的視窗、金馬獎作為國際上最具指標性的華人電影競賽,這是所有參與者與觀眾共同創造的豐碩成果。兩岸政治體制、生活習慣乃至於經濟規模不同,因而得以發展出各有特色又彼此互補的文化創意。這樣的資產得來不易,吾人實在應該好好珍惜。

如今大陸抵制金馬獎,牽動香港等其他華人地區跟進,不但讓許多華人電影工作者少了一個互相觀摩、爭取榮耀的舞台,讓雙贏、多贏的影視發展機會受到侵蝕,甚至可能引發彼此的惡意螺旋不斷上升,這樣又如何能夠奢談兩岸人民之間的心靈契合呢?

文化是最柔軟的力量,過去30多年,兩岸之間經歷文化的交流與激盪,兩岸人民也享受了其後豐碩美好的成果,如今要因為一個刻意拋棄中華文化傳統、散播敵意的執政者,就陸續封殺兩岸的民間交流,甚至讓最能彰顯文化融合力的金馬獎受到斲傷,實在是令人感到十分遺憾與可惜!台灣是民主社會,政黨不會永遠執政,沒有必要為了懲罰某個政黨而切斷兩岸間好不容易才建構的文化交流管道與模式。

政治是一時間說不通、講不清楚的事,應留待文化力量來緩衝。畢竟政治是一時的,而文化源遠流長,具有最深刻也最廣泛的影響力。因此,在兩岸政治對抗越來越惡化的此時此刻,文化交流尤其不可叫停、不可中斷。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