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社論》解決深陷黑洞的外交只剩一途

任期內7國斷交,而且5天內斷2國,自詡最有國際視野及對外關係歷練,最會拚外交、護主權的蔡英文政府,創下外交史上空前難堪的紀錄,面對「黑色九月」外交風暴,民進黨政府除了譴責中共打壓,遺憾友邦背信之外,竟然一籌莫展,也沒有任何人需要承擔政治責任。外部形勢固然險惡,來自政府高層的「領導危機」才是外交崩解的根本原因。

在兩岸關係持續惡化、2020年總統大選、美中關係進入全面競爭階段、中共對處理台灣問題的迫切感等因素激盪下,各界早已預判2019年將是動蕩不安的一年,外交就是主戰場之一。唯獨民進黨政府老神在在,依然活在脫離國際現實的虛幻世界中,深陷「唯美(國)主義」迷思難以自拔。南太平洋索羅門群島、吉里巴斯連續與台灣斷交,吐瓦魯、海地等國也傳出警訊,遍地烽火,民進黨政府已明顯失能,無法帶領台灣走出危機。

馬英九總統8年任內,只有甘比亞於2013年片面宣布與台灣斷交,而中共為了維持兩岸關係穩定,一直等到2016年3月才與甘比建交。當時台灣對邦交國的援助計畫及經費,都經過嚴格規畫、審核、執行,無須擔憂受援國轉向北京。同時,透過參與國際組織活動,台灣的國際空間更為開闊,以及英國、申根及美國先後給予台灣免簽待遇,彰顯了台灣主權、尊嚴及國家利益。最重要的是,國民黨政府從未向中共低頭,屈服中共壓力之下,換而言之,台灣的外交仍是可有積極作為。

民進黨上台,整個形勢逆轉,關鍵在於民進黨施政一切以鞏固政權優先,又受限於僵硬意識形態,拒絕承認、接受兩岸關係、美中台三邊關係及地緣政治中的現實面;無法掌握美中競爭下的權力消長趨勢,誤判美國支持足以抗衡中共壓力;以及川普總統的外交思維及策略難以預測,種種負面因素交錯影響,形成台灣對外關係難以突破的障礙。

台灣的處境確實極為困難、複雜,也因此更需要審慎、理性、彈性的策略。英國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今年發表的〈台灣地緣政治的挑戰及內部抉擇〉專文就指出,最危險的情況就是與中共交惡,一面倒向美國。很不幸的,民進黨政府的「親美反中」就是最錯誤的道路。中國大陸是台灣最大的經貿投資利益所在,卻也是台灣頭號競爭對手,負責的領導人應妥為因應微妙局勢,保護、擴大台灣利益,而民進黨採取了反中、抗中、去中國化等一連串具有敵意行動,其反面效應必然外溢到國際場域。

美國是台灣對外關係最重要支柱,也是安全最大保證,但在美中台三角關係中,台灣是最脆弱的一環,應在兩強之中尋求均衡,兼顧國家安全、台海和平穩定、及經濟發展,但台灣不但一面倒向美國,更以為可以小博大,操作權力槓桿,結果成為兩個強權競爭下的籌碼。美國各界對台灣的態度正面、友好,但不等於會毫無保留支持台灣抗衡中共。美國學者早已警告,美國與中共關係惡化,台灣絕非必然受益者。相反地,強權角力虛虛實實,攻防同時又尋求達成協議,過程中,台灣成為棋子,在在暴露台灣外交決策昧於現實。

台灣外交設計中最大的變數就是川普總統,川普反中,但不希望與中共發生軍事衝突,修正中美建交40年以來的中國政策,建立新型態關係,塑造個人外交成就,是他的真正目標及野心。台灣決策者押寶在川普一個人身上,現在證明是場高風險豪賭,因為,除了川普善變外,中共領導人習近平顯然對於賭局結果有一定程度的影響力,而川普20日才以「好得很(amazing)」形容他與習近平的關係。

民進黨另一個致命傷就是拒絕接受中國崛起的事實,中共已是GDP高達14兆美元的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擁有第三大軍力、178個邦交國,雖然尚不足以與美國分庭抗禮,但美國已沒有絕對優勢。對索羅門與吉里巴斯而言,這是很容易的選擇,即使台灣與美國、澳洲聯手都無法動搖,就是赤裸裸的事實。

經歷了一連串外交挫敗,民進黨政府仍然沒有自我檢討,一切歸咎於中共打壓,現在更牽扯到一國兩制及干預選舉,台灣外交已墜入萬劫不復的「黑洞」,民進黨卻仍企圖將外交失利轉換為「撿到槍」,解決外交困境別無他途,只有下架民進黨。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