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大港開唱」風波持續延燒,藝文招標補助成為政治對抗的熾熱戰場。究竟政府對藝文活動的招標補助要怎要處理才恰當?前朝市府對「大港開唱」與「出日音樂」有無利益輸送之嫌?事涉複雜法令,但藝文招標補助如今被搞到烏煙瘴氣,民進黨恰好是難辭其咎的罪魁禍首。

民進黨汙衊藝文招標以進行政治鬥爭的代表作,當屬「夢想家事件」,透過立院抗爭、綠媒報導、社群攻擊以及隨附文人批判謾罵,把建國百年大戲《夢想家》塑造成2晚燒掉2億的弊案,迫使國民黨政府換掉文建會主委盛治仁,馬英九還卑躬屈膝地接受綠營隨附文人在電視上拷問。後來法院雖還給當事者清白,但盛治仁從此拒絕踏入官場,戲劇大師賴聲川一怒之下遠離台灣,造成人才極大損失。

回顧《夢想家》招標方式,再看看邱于軒所描述的「大港開唱」疑雲,可發現有趣對比。盛治仁嚴謹奉行《採購法》,把《夢想家》整個製作拆分成13案,其中12案公開招標,包含舞台、燈光、音響;唯獨創意設計、演出規畫與導演等,以「限制性招標」委託給賴聲川100多人團隊。他們辛苦工作1年多,獲得2千萬元報酬,約合全部預算8%,平均每位員工收入不到20萬。「限制性招標」目的在於讓藝文鬆綁,因為藝術才華很難像硬體或勞務一般估價,就此而言,盛治仁展現文化官員的擔當,但《夢想家》仍難逃被綠營操作成弊案的厄運。

至於「大港開唱」則屬直接補助,合約卻又載明廠商要遵守《採購法》,錯亂內容引人爭議,前朝市府卻一副理直氣壯,對比《夢想家》的下場,顯得相當諷刺。此外立法院5月剛修訂完成《採購法》,終於讓藝文招標脫鉤,但文化部還在制訂「法人或團體接受機關補助辦理藝文採購監督管理辦法」,前幾天剛公佈草案。換句話說,高市府2017、2018年藝文活動,仍要遵守《採購法》相關法令,並無豁免權。

平心而論,藝文活動真的不該用《採購法》規範課責。但「夢想家事件」後,中央與地方官員在民粹壓力下噤若寒蟬,為求自保,對藝文補助招標採取更嚴苛審核,藝文界哀鴻遍野更甚。然而某些藝文界人士,當時也是民進黨幫兇,一起造成共業,導致《採購法》修法延宕多年。這回民進黨主導的立法院讓藝文招標鬆綁,簡直就像在「贖罪」。當下高雄前市府官員的委屈與忿忿不平,或許只好自嘲是綠營的業報己身吧。

(作者為北京大學藝術學院博士)

#夢想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