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天因連千毅在高雄鬧事鬧過火,引起中央關切,派出刑事局長南下坐鎮,引起高雄市長韓國瑜與支持者痛批又是「卡韓」賤招。姑不論這個直播主連3天的鬧事是否已達到需中央出面處理的程度,但直播主與網紅藉由網路呼風喚雨,糾眾示威作亂,甚或藉由其他網路平台,例如爆料公社等選擇性的傳播,攻訐政府尤其是警察的不作為或處理不當,激化閱聽大眾的不滿情緒,讓群眾事件隨時可能引爆,這恐怕是政府不能忽視的問題。

這幾年隨著網路科技興起,社群媒體的普及和上網的低廉,讓媒體生態迥異於前。連千毅近日成了台灣家喻戶曉的人物,但他的前輩館長陳之漢,早就是台灣最有影響力的網紅。

陳之漢的網路直播事業始於2014年,短短5年,影響力足以撼動黑白藍紅黃綠。因此去年九合一大選時,侯友宜、韓國瑜、柯文哲都去上他的直播;今年的總統大選初選,民進黨主席卓榮泰、賴清德也去上了,甚至連國防部都要邀請他錄製莒光園地為國軍代言,還安排辣台妹蔡英文與他同框。

在館長身邊,每個人都像細漢仔,不論你是總統、前院長、市長、黨主席,任憑館長三字經、五字經、七字經連發,這些政治人物都在一旁陪笑臉。

陳之漢的靠勢,政治人物們的靠攏,不是沒有原因的。電影《危機女王》中有一句經典對白:「政治就是宣傳。」政治人物要打贏選舉,必須掌握最有效的傳播工具,而傳訊工具更會改變我們的生活方式和政治生活。

過去威權時期沒有言論自由,選舉靠耳語;解嚴後靠大眾傳播媒體,所以要緊盯電視、報紙、雜誌;在臉書、推特、微博、YouTube、LINE等社群工具盛行後,自媒體的力量幾乎已有摧枯拉朽之效。因此,不僅選舉靠網紅、Facebook、YouTube直播拉抬,從中衍生的商機與利益也遠超過想像。台灣現在盛行的直播主以日進斗金號召受眾,動輒有數萬人在線,點閱率也經常衝破百萬,自然擁有越來越大的聲量,甚至視法律與公權力如無物,行徑越發囂張,才有連千毅之亂,或是不久前屏東直播主被擄走遭斷手斷腳事件。

網紅的直播主是網路世代的產物,一切言行只以吸引眼球多寡為準。台灣是政治高度分裂的社會,傳統媒體上的政論節目多受新聞倫理與法令規範,唯有直播無需政府批准,直播主的言論尺度更寬。

此時,NCC應建立對直播平台業者與直播主個人的規範行為與互動原則,加強管理,警方也應針對網路上的犯行,不論是恐嚇、誹謗,或蔓延到社會上的實際犯罪,都應盡速查辦,不要任其發酵惡化。

(作者為亞洲警察學會祕書長)

#直播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