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是綿亙逾四千年的大文明,許多人對中國的第一印象也還只是地大人多。地大人多通常意謂的就是問題多。這點再加上族群眾多、地形複雜,談中國崛起,乃就不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這一詞所能支撐的。這也就是為什麼大陸國力日增,許多人卻還認為它離真正強大仍有一段距離的原因。

中國的問題多,諸事紛擾就考驗著執政者。為政者的智慧與魄力,也就在如何從千絲萬縷中理出頭緒、張綱立目、切中要害地解決問題。在這裡,不同人有不同考量,但如何縮短階級、族群、地域間的發展落差,卻就是大家逃不開的基本問題。可以說,當年共產黨之所以戰勝國民黨,也就贏在如何解決這問題的訴求上。然而,共產中國誕生後,真正的共產目標並沒實現,在前期,甚且還落入了舉國均貧的共產假象中;而改革開放後,井噴式的發展又迅速拉開了城鄉、階級乃至族群的貧富差距,各族群、地域、階級間的反差之大,甚至已到令人咋舌的地步。

在廣東,一所大學就曾經出現這樣的場景:同一班最富有的同學上學開的是價值逼近200萬人民幣的跑車,而另一位同學每天的伙食費卻只有10塊錢,就以饅頭與開水度日。

這個故事感人的是:出身貧寒的學生並不自卑,也不仇富。當然,你也可以說:每個社會都有相差懸殊的極端案例。但如果這種情形相當程度地出現在不同的族群、階級與地域間,它就是個大的社會問題,嚴重的話,就導致國家的傾頹。坦白說,中國歷史中的改朝換代也多來自這根本的原因。

所以說,改革開放就正面來看,當然是讓國力躍升,許多人因此富了起來。但其副作用,也不得不說是:更赤裸裸地拉大了階級、城鄉、族群間的差距。而現在資訊發達,透過傳媒,「朱門酒肉臭」的種種看在底層人眼裡,就造成了社會浮動。

正如此,縮短發展差距固是各國共同關心的議題,但在中國,這更是劍及履及、必須馬上解決的問題。而在習近平上台後,這問題得到了最大力度的關注,所謂「脫貧」工程就在全國各地如火如荼地展開。

外人對「脫貧」工程的主要印象來自「城鎮化」。「城鎮化」的目的是讓農村人口有城鎮的基本供給。「城鎮化」當然使農村的某些固定樣態須被打破,不少學者也在此提到它對農村文化的可能衝擊。但不得不承認,許多人的生活就因此在最短時間內獲得實質的改善。

在「城鎮化」外,「脫貧」的真正成就之一是貧縣的脫離貧籍,也就是對最偏遠、最落後地區的重點拉拔。而說到拉拔,「脫貧」之所以能真正落實,也是脫貧作為中最該被關注的,是責任制的賦予。

責任制在大陸是歷來已有的「援建」。前陣子,剛去南疆,在阿克蘇的五星級酒店裡,看到了寧波居民在此可免費住一晚的酒店告示,一問之下,才知寧波援建的對口正是阿克蘇,每年數十億的人民幣就由這浙江富市援建到新疆邊城,大大挹助了此地的經濟,難怪會有此回報之舉。

但此次的責任制更讓人印象深刻的,是落實到家戶,相關幹部都有自己的責任區。如此,脫貧就能及於過去不能達到的末端,一定程度完成全面脫貧的目標。

正是如此,短短幾年間,脫貧成就已斐然,也難怪儘管現在美國舉國反中,仍有美國政治人物還是以「歷史中最大最有效的脫貧工程」來說大陸的這項作為。

比起單純的經濟成就,這才更是徹底改變中國的一項作為;而待得中國均富,因中國而有的世界改變也就能令人期待。

在台灣,向來只從負面看待大陸的種種作為,甚且,常以「普世價值」虛浮地以為自己永遠站在正確進步的一端。但其實,「平衡先天的不平等」恐怕才是執政的重中之重,否則所有制度都可能成為強者的墊腳石與遮羞布。而就此,當大陸在這方面談它的「人權成就」時,台灣又有多少作為面對大陸能真傲之而無愧呢?

(作者為台北書院山長)

#脫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