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災還要分藍綠? 蘇揆防颱挨轟兩套標準

行政院長蘇貞昌視察颱風防災應變中心,因為一時無法和正與氣象局連線的國民黨籍花蓮縣長徐榛蔚進行視訊,當場數落怒批;當媒體追問新竹縣市颱風假不同調引發民怨時,蘇揆則馬上為同黨的新竹市長林智堅緩頰,說這是地方縣市長的職權,應尊重縣市長的判斷。此一冷熱有別的表現,立即引來蘇揆「好耍官威」、「連防災也看顏色」的批評。

蘇貞昌從民選首長到中央為官,愛生氣、常罵人早已不是新聞,好聽點說是他積極任事、治軍嚴厲,更多的形容則是霸道、酷吏。這次不知是他再任閣揆後,第幾次被媒體報導發怒、飆罵了,但就算蘇揆發怒、飆罵上癮,罵得有沒有道理,還是自有公評,而這一次顯然大有可議。

作為全國最高行政首長的蘇貞昌,理應公平對待所有機關團體、地方政府與全體民眾,但他為了全面迎合蔡英文總統連任勝選的需要,諸多的矛盾政策與爭議言行已是不勝枚舉,可以說把「民進黨的閣揆」、「隱形的選舉總幹事」兩大角色發揮得淋漓盡致,毫不顧忌或手軟。

以這次的怒飆來說,起碼有三方面大可商榷。其一是角色錯亂:依照地方自治法制,縣市首長都是由民選產生的政治人物,他們所應負責的對象是選民,也具備相當程度的自治權責;行政院雖有體制上的監督關係,但並非實質上的「長官」,而更像是應著重溝通互動的工作夥伴,就算閣揆可以對其所屬的部會首長不滿飆罵,但絕不應該用「上對下」的方式與縣市長互動。蘇揆的失態,完全不是民主法治時代該有的表現。

其次是目的混淆:徐榛蔚當時正與內政部、氣象局和各鄉鎮公所連線,了解颱風最新動向,以作為隔日是否放颱風假的依據,是在處理當務之急的正事;但蘇揆卻以對過去官派縣長的威權心態,動輒點名抽考,要縣市長隨時應付院長的詢問,簡直是本末倒置。何況閣揆坐鎮中央防災中心,用意是要指揮調度,提供地方實質的幫助,絕非形式主義的開會抽考甚至刁難。

其三是雙重標準:蘇揆不僅這次對花竹兩個縣市兩副臉孔,「無巧不巧」地,他對藍營縣市長特別感興趣。今年8月白鹿颱風來襲,蘇也曾抽考過澎湖縣長賴峰偉,由於打的是舊手機號碼而未聯繫上,蘇當場變臉發脾氣。其實蘇真正鎖定的是高雄市長韓國瑜,6月為了高雄登革熱5000萬防治預算摃上韓國瑜,酸韓「一隻蚊子都治不好,還整天趴趴走想治國」;卻不提2015年陳菊在市長任內擔任蔡英文競選總部主委時,也是全台輔選跑透透,高雄登革熱案例從單周647例,飆到單周2559例。

7月丹娜絲颱風來襲時,蘇貞昌又冷言冷語嘲諷韓國瑜「答應高雄市民要全力顧市政,怎麼還有餘力選總統?」8月白鹿颱風來襲,蘇也指定與韓國瑜視訊,韓不得不將會議中斷接招,才算抽考過關。針對性如此明顯,這麼如影隨形像幽靈般的纏住韓國瑜,絲毫不顧一個閣揆該有的格局、高度乃至應為的正事,只是小鼻子小眼睛地消遣打擊政敵,夫復何言?

民進黨力推的軍公教年金改革,儘管因為手段粗暴、未盡公平而備受抨擊,原本仍具有追求「世代正義」的用意;但是,蘇內閣近期一連串的補助、補貼措施,卻是越來越扭曲,徒然加大「債留子孫」的鴻溝,更摧毀了民進黨政府重建世代正義的謊言。各部會爭先恐後的減稅、補助、提高津貼、放寬補助限制,總計有13項政策、金額近800億元,說明了民進黨執政3年多來缺乏真正福國利民的政績與建設,只能靠蘇內閣在選舉年大撒銀彈、政策買票,刺激出短線獲利的民心幻覺。

由蘇貞昌領軍的府院黨加上國會與議會護航部隊,已經為蔡英文築起了一道高大的防火牆,牆外可以蘇貞昌為代表,他不計觀感形象、打藍護綠、酸韓嗆柯、火力四射、加碼演出,既替蔡總統擋子彈,又不斷挑弄刺激韓國瑜,無論大小議題,隨時隨地他都可以「鬥到深處無怨尤」!而牆內,則是故作優雅涼涼的蔡英文,彷彿只需撿撿槍、罵罵中共、喊喊口號、跑跑廟,一切就都OK了。像蘇貞昌這樣一個敗選聯盟的大檔頭,而且是連神明都敢騙的超級打手、政治工具人,到底是哪來的底氣讓他這麼猖狂?恐怕只有問他自己了!

#中時社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