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地工廠是環境的毒瘤,健康的殺手,綠野的傷口,也就成了罪惡的淵藪。10月3日台中大里農田裡的地下工廠大火,兩名年輕消防員慘烈殉職。數十年前政府推動「客廳即工廠」的德政現在變成揮之不去的噩夢!

養癰貽患,許多縣市中的違章工廠數以萬計,而這3年來政府的政策傾向於輔導後就地合法,這次失火的工廠本來也準備就地合法。工廠大火,打火英雄碳化於鐵皮屋中,人民火大。公權力放水,救不了惡火,人民要自力救濟了!

當年推行「客廳即工廠」,十數年後,農田出現許多小型電鍍工廠,美國賣的水龍頭幾乎全部「台灣製造」。小工廠為了節省成本,薄利多銷,電鍍廠的廢水直接排入灌溉渠道,汙染農田,重金屬侵入食物鏈,不時傳出「鉻米」事件,農業單位動輒銷毀上萬公斤的重金屬汙染稻米,原來的良田被公告為汙染整治場址,鄰居繞道,十數年不得翻身,而農民無辜,無語問蒼天。

環保單位整治多年,奈何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偷排廢水事件層出不窮。民國103年3月我初任環保署長特地南下彰化視察一起剛破獲的電鍍工廠偷排廢水案件。在案發現場聽簡報時,有位立委帶著幾位地方民意代表也來了,他站在我旁邊,親切地提醒我:「這兩家小工廠都是合法登記的。」我想都沒想就說:「但是他們做了違法的事!」從此以後,每次立院質詢他都從別的委員會趕過來,東罵西罵,冤家路窄,分外眼紅。

第二年,我修正《水汙染防治法》,對故意汙染,致人於死的老闆和環保負責人祭出刑罰,不只罰錢,還要關起來!但是,光罰光抓,貓捉老鼠,也不是治本之道。同年8月,我們頒布了《汙染防治基金收支辦法》,次年3月,開始徵收水汙染防治費,頭一年打折收,而後逐年增加,算是給各工廠逐年改善設備的緩衝。工廠若減少汙染物排放,就可以少繳防治費。這個作法給了工廠改善誘因,因而更新設備,定期檢測,也免於機件失靈而誤排被罰,一舉兩得。

另方面,我們研發新型偵測方法,在3個農地汙染熱區布下天羅地網,完全改變以往的辨識手段,連續破獲一堆工廠,幾年下來,罰鍰上億。更重要的是,田間的工廠紛紛自動遷入環保工業園區,因為,在園區裡政府已經設立完善的集中汙水處理的設施,他們不必偷排、繞排,也不再擔心受罰,或被抓被關。

把違規工廠趕出農地,不能光靠環保署。經濟部、農委會與建管單位應以地理資訊系統建立「違規工廠雲」,開放大數據,也開放給媒體與民間,讓全民監督,「千夫所指,無疾而終」。風起長林,違法工廠將會像一陣煙一樣,消失無蹤。

(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兼任教授、行政院環保前署長)

#工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