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街頭動盪,如今成了某種仇恨流竄,二話不說就是警民之間死命又打、又燒的場景,讓人怵目驚心!香港政府日前決定引用《緊急法》直接頒訂《禁蒙面法》,意圖直接嚇阻群眾蒙面暴力的抗爭型態,不料這個強制揭露的動作,竟然引來香港地鐵全線停駛的空前大破壞。

政治上最初是「反送中」、社會上一直是「高房價」多方交相引爆出這波反政府的狂潮,但「反送中」炸彈明明拆除了,烈焰卻依然繼續延燒。雖說這回抗爭「遍地開花」並沒有特定的陣線組織,但最近擴大到訴求「成立臨時政府」的宣言,顯示部分銳意的抗爭族群頗有往「革命、推翻」的極端態勢發展。

一座城市的命運,始終有其深沉複雜的因果交錯。香港此刻的這股「恨意」究竟從何而來?有世外高人的觀點指出香港其實一直「殺業」很重,東方之珠暗自懷抱著殺戾之氣日以繼夜地沉積,終於在這個時節因緣,以一個年輕世代反撲的恨意凝結成果。

香港以「資本」與「觀光」兩大特徵立足,但這兩個靜態的繁華背後,打造的卻都是最無情的殺戮戰場。資本市場的本質是一種相互吞噬,獲利從來不是天上落下來的,這邊「有人賺錢」意味著那邊「有人賠錢」,香港在國際資本相互殺戮後顯現在螢幕上的光榮數字,是無數人沉默痛失一切的絕望硝煙。

而一如所有觀光以「美食天堂」著稱之地,口欲填滿對於人類恍如醉生夢死,在此同時,卻也是無數物種日夜被殺戮烹飪的「死亡地獄」。尤其香港是粵菜天堂,粵菜的森羅萬象是包括「熊膽、猴腦」與各種生食、熟燴毫無邊際尺度的菜系。香港近幾十年的繁華,倍增著一切苦樂兩極的幅度,「傲人財富、吮指歡笑」的城市形象遮蔽著世間不為所見的各種「淒迷絕望、痛苦撕咬」。

嚴格來說,細數全世界每一座大城市,甚至每一個國家,往往歷經60年每「一甲子」都難逃一回劫難般的人心動盪或天災衝擊!人類文明從來稱不上真善美,對於世間的無盡掠奪才是真相,於是人類文明總是定期發生「相互殺戮、彼此破壞」的事件,彷彿是一種結構性的注定與償還。

文明建設載運著各種吞吐,效率制度一向是香港最傲人之處,然而這些外在的便捷華美始終清除不了香港人心深處看不見的積怨。彷彿一片巨大暗影渲染了整座城市,成為殺紅了眼、砸狠了爽的巨大能量。尤其這波香港暴力抗爭的主力幾乎都是年輕族群,恨意甚至直達「不知他們在恨些什麼」的10來歲中學生,這些早已經不是任何政治邏輯或政策分析可以清楚解釋。

當城市街道成為「不知真正所圖、只為償還一切」的燒殺戰場,歷史的模式或教訓已經昭然若揭了最後結局:更強烈的「以暴制暴」將出現,成為人類傷害或撲滅自身的唯一手段!某一個世代的人,戲劇性地走入犧牲的火光,付出了最大的代價,直到恨意重新成為埋入人心創傷深處的種子,重新靜默藏存於無數貪婪、殺戮日夜點滴的灌溉之中。

此刻的香港,看不到抗爭平息的終點,但原本熱鬧的市井餐廳已經蕭條無人,資本外逃累積將近300億港元,港府今後不得不採取《緊急法》,抗爭學生也必將更極端激烈。這是一座繁華城市付出無明代價的當代範例,由所有香港人綑綁了幸福與痛苦一起埋單。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