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從6月9日「反送中」運動點燃示威烽火,歷4個月之久仍看不到熄滅的跡象。整個社會經過破壞、縱火、堵路等行動幾近癱瘓,地鐵停駛、商家打烊、學生罷課、球賽跑馬關閉;而油彈橫飛、槍彈出膛,警民關係對峙惡化。黑衣人走上街頭抗議《禁蒙面法》,高喊「時代革命」,無奈的香港居民卻彷彿生活在法國大文豪雨果筆下的《悲慘世界》中。

「時代革命」是一個時髦光鮮的民主口號,然而示威者究竟要追求什麼樣的時代,自己都回答不出,而革誰的命也懵然無知。示威日以繼夜,行動無限上綱,這真是一場愚民至極的暴亂。然而我們卻要究問,情況何以發展至今日地步?最終的結果又將如何?

1997年香港從英國殖民統治100年回歸到中國懷抱。然而這僅是一場法律的回歸、主權的回歸,卻不是一場文化的回歸、心靈的回歸。思維上沒有一絲國家的歸屬,但卻在兩制上無限上綱,尋找或加持殖民生活的殘餘價值,與他們的祖國在心理、文化與歸屬上繼續對峙,甚至走上反叛的不歸路。鄧小平的偉大發明「一國兩制」沒有得到應有的尊敬與珍惜,鄧小平更沒有想到,他們用「一國兩制」來追求將「香港人」與「中國人」畫上一道鴻溝。

如果說示威烽火是為創建一個「香港人的時代」,這是一個相當詭譎的口號,因為它是不存在,且根本沒有可能的訴求,香港的歸屬在世人的目光中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領土不容有任何疑慮。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中共建國70年的講話中還說:「團結海內外中華兒女繼續為國家統一而奮鬥。要在一國兩制下,繼續保持香港、澳門長期繁榮穩定。」示威者的喊話其實已被習近平的談話否決。

在當前的情勢下,看不出示威運動有收手的傾向,而北京中央也不計畫用兵力解決僵局。據外國學者轉述,習近平9月3日在中央黨校演講中曾說:「經濟發展是解決香港今天所有問題的金鑰匙」、「派遣軍隊在政治上將是一條不歸路」。這一談話證諸當前形勢有相當可信度。不過抗爭短短4個月中便可看到香港投資面臨遲滯,存款外移嚴重,僅算轉移到新加坡的金額就已達40億美元。

北京當局此政策對香港暴亂局勢至少產生兩個不祥的預兆:一、示威者行動繼續無限上綱,社會秩序面臨癱瘓,經濟發展從繁榮走向蕭條;二、特區政府治理亂局無力,警察與示威者逐漸升高對立態勢、從棍棒走向槍彈,造成巨大傷亡結果,香港有可能進入社會全面的亂象,甚至解體。若形勢比人強,在耐心和克制盡失之下,北京恐怕也將自信不再,不得不走向派遣軍隊平亂的這條不歸路。至於國際上有何負面影響亦在所不計了。

另一個值得警惕的現象,便是局外人誤判香港局勢的發展。在中美貿易談判面臨僵局下,以為香港事件能為美國談判送上一個活用的棋子、用作牽制中共討價還價的籌碼。其實,這是對以習近平為中共黨中央的決策不夠了解。在中共治理70年中,絕對不容多元性的思想,更不接受向權威挑戰。這就是說,解決香港問題仍需建築在香港人自身的治理能力,不然,北京當局出手便是唯一解決的途徑。

(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講座教授)

#香港